28 January 2006

綠茶三豆糕

今天找陸游的資料,誤打誤撞竟又回到這網站

零二年夏天,我從網站學會做綠茶三豆糕,做法很簡單,味道清淡,最適合喜歡茶和豆,還有冷食的我。有一段日子,我常在這網站裡逛,看茶鄉景貌、讀茶詩茶聯,有種霧裡看花,如入迷宮的感覺,我並不知道自己要找些什麼。

某天我們在互聯網的兩端,以閒話來消遣長夜,你一邊在做功課,喝茶提神;我什麼也沒做,專心一致盯著熒幕,期待下一秒鐘,ICQ的花又結出一個信息的果實。我問你喝什麼茶。苦丁。你說。這是我從沒聽過的名字。你就傳給我這個網站,從此它就長駐在「我的最愛」。

綠茶三豆糕並非做一次就成功的。我試過把豆煮得爛了、試過魚膠粉下太多,結果味如嚼蠟、我試過糖下太少,幾乎連豆的澀味也蓋不住。我總是無法控制材料、調味的份量,錯誤計算烹調的時間;就像我總錯估感情的承載量,無法感應我倆的距離。


我買苦丁來喝。茶葉蜷曲,形同蠶蟲,每杯只須下一片,所以又叫一葉茶。我喜歡一邊寫作一邊喝它,初喝時味道甘澀,有種草青的氣息,卻不知它愈泡愈苦,待我迷走在文字途上,恍然回到人世時,喝下的一口茶叫我眉頭緊皺,舌頭上的苦辣久久不散。這段日子,你有時會在網上,今日我用「有時」這個詞,是意識裡一段短促、隱若的時間。

後來綠茶三豆糕製作成功了,我在旺角的一條巷子裡等待你。街道滿有汽車機器的氣味,夜色使四周蒙上鋼鐵般的黝黑。你從拐彎處現身,因為溫習考試而木無表情?我遞上自製的綠茶三豆糕,算是給你考試的支持。你接過捧在手裡,眼神閃過一絲猶豫,我打趣說:放心,吃了不會拉肚子。你說聲謝謝,就往拐彎處走,消失,彷彿從沒站在我面前。

不知什麼原因,網站的更新停頓下來,經歷秋天、步入冬天,綠茶三豆糕的連結仍在首頁像墓碑似的聳立。零二年後我就再沒見過你了,為了送你糕點我特地買來的玻璃器皿,仍在你的家裡嗎?還是脆弱得經不起時間而碎掉了?對此我只能猜想,但可以肯定,某些事情在那年以後已經碎散。網站的資料仍停留在零三年,我們分開的那一個年頭。

4 comments:

小嵐 said...

還有一件事,是我們肯定的,就是那些千絲萬縷的回憶和感動,都幫助了我們成長,成為我們人生的一部分。

雖然已經碎散,卻常與我們同在。其實這已經不錯。

可洛 said...

小嵐:
這些回憶都與我同在,但我不保證自己成長了,我可能仍在那刻徘徊,沒有向前走過一步,只有時間在推演而已。

小嵐 said...

有一句老掉牙的話,從前我不相信,也不肯相信,然而,它真在我的生命中證明了自己,使我不得不信。

Time is the best medicine.

雖然有時我們會不想放開手,讓那些回憶過去......但總會有成長的一天,順其自然吧!況且,這些回憶,不就成了你寫作過程中的一些激素嗎?

TSW,或鄧小樺 said...

trackback:

http://rhetoricalpain.blogspot.com/2006/02/blog-post_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