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anuary 2006

\頭

沒錢沒時間理髮,長長的頭髮雖然很溫暖,但也很煩人。終於星期二到理髮店,打算修髮。髮型師似乎剪得悶了,向我建議新髮型,他摸摸看看我的頭髮,發現我的頭髮離奇地並非垂直向下生長,而且傾向右邊生長的,加上我的頭髮天生微鬈,很不聽話,於是他向我建議一個「不平衡髮型」,左短右長,並順著頭髮的生長方向修理,我稱之為「\頭」,無法以文字名狀的髮型。

近日我在整理舊的生活札記,由2003到2004年,漫長如一個不會醒來的夢。重讀的時候,我發現了昔日的自己、曾經對出版工作的熱誠、對媽媽的病的絕望、對朋友間相處的疑惑,還憶起了原來世界還有很多令人感動、歡樂的地方。

有興趣尋找昨日的我,可重讀以下札記(暫時整理至2003年3月,會陸續貼上):
2003年1月
2003年2月
2003年3月

8 comments:

Nick said...

記錄生活,再讀,的確是很美好的事。當日再悲傷,心情已沒那刻般濃烈了,令一切變得豁然開朗。

p.s. 你要的已經有了,要來拿嗎?

珊 said...

記得你曾說,君子之交淡如水
那麼,我但願,有一天,這水真的清澈明澄

Sunny said...

很想看看你的\頭,貼圖啦!

Winsome said...

我都好想睇下你個\頭,貼張相睇下啦。

素雯 said...

你剪jor,我以後點「磋」呀!無得玩啦!唔制呀!>.<

jenjen said...

在你的日誌中, 我竟然發現有認識的名字,這個世界真的很小...亦印證了原來人與人之間真的有一些奇妙的牽連.

可洛 said...

Sunny、Winsome:
冇相呀!

素雯:
好好玩咩?我唔覺喎!呵!

Jenjen:
不知你認識誰呢?

jenjen said...

是Bubi呀!我都好耐無見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