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January 2006

903訪問

寒風把小樺和我吹到廣播道,在一個看報紙(是誰?猜!)一個對稿的情況下,等待「不設劃位」主持阿松出現。我看見,他是坐的士趕回來的。我們走到小錄音室,他先為我們預備熱水(在這天氣下顯得特別體貼),我和小樺暖暖雙手和喉嚨,甫入錄音室的緊張和靦腆稍稍平息。

訪問中我們談到自己的新詩集:《不曾移動瓶子》和《幻聽樹》,談到寫詩的緣起,以及堅持下去的信念。最好玩的地方,就是對於詩人的定義、個性、詩風和手法,小樺跟我都有極大的差異;這樣很好,我喜歡多元,而且是忠於自我的多元。

節目重溫(可以直接下載啦!7mb)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洛,我剛聽了,聽到你說廿多歲的女孩子總喜歡躲在商場裡/打傘這現象,不禁笑了出來,好認同呀!

Kit said...

我有備份,要傳給你嘛?

Coke said...

嘩...很厲害!!

zeiling said...

我要回來了.

可洛 said...

P:
或者我這樣說真係太過火,但我對這些現象很是感慨,又有點憤怒。

Kit:
謝謝你!我也錄下來了!

Coke:
有幾厲害丫,不過是簡短的訪問而已。

斯玲:
歡迎回來!記得你的yoyo!

素雯 said...

LOKLOK:我又要。

zeiling said...

可將yoyo寄俾我秘書, 你知我好忙架啦.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