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July 2005

《繪逃師》分享會(一DD)

在三十幾度高溫下,一群熱愛文字的朋友聚集在旺角紫羅蘭書局,分享可洛寫作《繪逃師》的成果和心得。這次活動由麥穗出版主辦,承蒙紫羅蘭借出地方,好讓我們有個清爽的星期天。

聚會先由徐振揭開序幕,與可洛作對談,討論一下《繪逃師》跟地圖、寫作的關係,接著由特別嘉賓恆一以導讀方式分享《繪逃師》內四個故事的特別片段,尤其地圖在故事當中的意義,最後則是討論時間,由眾人發問相關的問題。現節錄首部分對話,好讓跟各位沒來的朋友分享。


(徐:徐振/可:可洛/恆:恆一)

徐:地圖本身有很多意義和象徵,譬如〈繪逃師〉這故事當中,也曾提及地圖在從前是有權力的人才能擁有的。那麼,在這本作品中,地圖有什麼象徵的意義呢?

可:我想地圖就是地圖吧,相反,地圖和小說中人物的關係,卻充滿象徵。例如我重讀〈繪逃師〉,就意外發現這其實是一個作家的心路歷程。《圭亞那地圖集》中那張舊地圖,就像主角閱讀的作品,藉此他得到靈感,創造出自己的地圖世界,以及「安」這個角色,接下來的問題是,他如何給這個角色生命。

徐:我之所以問及地圖的象徵意義,主要是覺得在〈繪逃師〉的多篇作品中,地圖本身與「過去」有密切關係,你怎看待「過去」呢?「地圖」是否代表過去呢?

可:這是很悲哀的,最近物理學家研究量子理論時證實,回到過去是不可能的事。地圖跟過去的關係,就是地圖跟所有作品一樣,製作和完成時就已經是歷史。我認為,過去雖然不存在於當下,但它又以不同的形式殘留,例如每個人的一些小動作、陋習、偏執的想法。於是,一個人永遠無法「逃避」過去。「追尋過去」就是彌補過去的遺憾,好像故事的主角所做的。我相信我們有機會,可以彌補人生中一些遺憾的往事,例如跟疏遠的朋友拉近關係,重拾自己的理想等等,這樣過去縱使無法改變,但未來的人生就得以修正過來。

徐:你不用悲哀,說不定明天就有科學理論證明我們可以回到過去。我近來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平常看到的星星,在距離上是幾億年前的光,是過去了。若把這概念拉回我們身邊,我們實際上是活在過去之中。說完地圖這概念,不如說說你的作品,這四篇故事都是從地圖開始,你如何構思這四個故事,以及如何避免重複呢?

可:雖然我以地圖作為作品的起點,但其實地圖的角色或多或少有點不同。以地圖作為故事的主題,這全因我在大概兩年前,公司要出版地圖,於是我們用了約半年去製作,過程非常辛苦,但這卻誘發我以地圖寫一批小說。〈海月軒〉是第一篇寫成的作品,寫一批製作地圖的人,引發是我在校對地圖時發現某些錯誤的地方,就不禁想這些地方究竟是何來,是否人為呢?於是就構思了這個故事。〈繪逃師〉同樣寫一個製作地圖的人,但故事卻完全不同,他在地圖裡頭發現了一個女子,就像小人國的小人兒,她被人追捕,於是他決定拯救她,就發生了一系列故事。〈幽暗城市之taxi〉則是我凌晨下班乘坐的士回家時,想起城市雖然在休息,但的士司機仍在奮鬥。〈可樂魚〉是最後一篇寫成的,當時已完成頭三篇故事,想多寫一篇,但不想重複,於是就想一個有趣的地方,就是售賣地圖的地方,這種地方在香港不大流行,在外國好像有。而那裡售賣的地圖跟別的地方不同,是可以找到不同地方的,好像可以去火星的地圖。(具體的故事請看全書)

徐:話說回來,在四篇作品中,你最喜歡哪一篇呢?最不喜歡又是哪一篇呢?

可:我只能這樣說了,四篇小說中,都有我喜歡的片段,都有我不喜歡的片段。我喜歡〈繪逃師〉中安走入現實世界的過程;〈海月軒〉中慧和「我」最後見面的段落;〈幽暗城市之taxi〉則喜歡犯罪的情節;而〈可樂魚〉則喜歡開頭和結局。

恆:《繪逃師》本身是一種兼顧了嚴肅、流行文學的書,這並不是說可洛去遷就某方面,而是他實實在在地找到一個融合點。
雖然可洛強調地圖沒有甚麼象徵,不過我卻覺得地圖在《繪逃師》裡,或多或少代表了某些東西,好像代表了一個物件,角色要去追求、尋找,甚至去逃出某一個地方、一種環境,然後去定位自己。他們有些可以通過那一點,成功追回一些東西,但有些是失敗了。
其實書的扉頁已經寫著「地圖有它的邊界,但世界沒有」,這正正是〈繪逃師〉予人的感覺……世界的邊界是怎麼呢?地圖在這個故事裡,好像代表了囚禁,這可能與作者的經歷有關,想借故事去渡過某些關卡。

可:我並不是想借小說人物的故事去交代自己的經歷,基本上我是讓小說人物自己行動的。例如〈幽暗城市之taxi〉的主角司機,他的結局並非我預先設想的,但寫下來,就自自然然演變出現在的結局了。

恆:此外,書中指出了地圖包含著權力、政治的問題。在〈繪逃師〉中就提到,古時地圖的作用是劃定界線,圈出領土;在〈海月軒〉的故事裡,角色如何在地圖上加上自己喜歡、留戀的物件,也說出了地圖製作者,在地圖上施行權力的問題。

可:讓我補充一下,在今時今日,這情況依然存在,我們買到的街道圖,並沒有顯示出政府設立的禁區,一些負面設施,例如焚化爐、核電廠也沒有記錄在地圖上。

恆:我想起來了,在〈海月軒〉這小說裡,有一段令我很深刻:「我卻強烈地感到,她將會走進我的生命,在一段或長或短的時間裡,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不禁想,上一次有這種感覺是甚麼時候的事,但無論如何也無法回憶起來。」不知道作者是不是有類似的經歷?

可:我相信每個人都會遇過這種事,但遺憾的是,很多時候,當我們意識到某人某事衝進我們生命,那已經是後知後覺了,事後我們才會想起,原來這人如此重要,如此影響了我。

恆:〈幽暗城市之taxi〉跟其他三個故事比較,有點不同,在手法上比較現實,其他則比較魔幻,地圖的重要性在這篇小說中好像沒那麼高,但實際上主角是一名司機,為了生活,想買一本新的地圖,但卻沒有買到……這亦影響了故事的發展。
〈可樂魚〉裡,角色想透過地圖去追回一些過去,去補償,這方面的感覺是很強烈的。有趣的地方是地圖店本身,單是這個已給予作者、讀者很大的想像空間。


以上只是部分對話片段,如果大家想分享全部過程,那沒法子,唯有下次有同類型活動的時候,撥冗出席了。





謝謝各位的支持,特別要感謝恆一,導讀說得非常好!此外也要謝謝鵠和小瑜的禮物,希望大家讀過《繪逃師》後,可以寫一些意見、感想給我吧!按這裡

6 comments:

素雯 said...

LOK, 收到我的短訊嗎?

徐老振 said...

恆一表現很好

昌 said...

請問繪圖師的中譯名. 因為adc要出ad...遺失了你的電話, 請傳到mynamis@openy.net

phyllis said...

對不起啊!昨天來不到參加,希望你快出另一本著作,到時再來!

可洛 said...

素雯:
收到了啦。

徐振:
同意!下次有類似活動都要預佢!

昌:
你想問英譯名?還是什麼?電郵我回覆了。

Phyllis:
不緊要啊!有機會你一定要來!

Anonymous said...

You said you will love me wow gold the whole life, but WoW Gold you marry her. You said you will wow power leveling,come to marry me, but this will not be carried out forever.WoW Gold I am trying my best to forget you and do not love you anymore. wow leveling But I failed and I still love you. Maybe wow leveling she needs you more compared wow leveling with me. So I tell you that world of warcraft power leveling you should love world of warcraft power leveling her and take good world of warcraft leveling care of her. You said I was so kind.world of warcraft leveling Yes, because I love you,world of warcraft leveling I hope you will be power leveling happy fore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