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July 2005

安全感

對於身邊的人,我無法給予安全感。

關鍵在於我本身也是缺乏安全感的人。
尤其是現在的生活,失去了過去在出版社工作的依靠。
我今日要全力做好的事,困難重重,
而且只要一個小小的變數,就無法成功。
我不知道自己安全的立足點在哪。

大概是性格使然吧,我是一個不會生活的人。
我會寫作、會思想、會建立自己心中的世界、
會做設計、會表達自己、會做簡單的網頁、會.......
但我不會增值自己、不會策劃結婚日期、
不會投資、不會做買樓的計劃、
不會一切他人心中必然的人生階段。

幾天前在咖啡店,聽見鄰座的人談論計劃未來。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大概是媽媽離開之後,
我就感到未來無從掌握,異常飄渺。
例如我計劃了離開出版社後的工作和創作吧,
但會被各種小事、忽然而來的工作而打亂。
我強烈感到,我計劃三個月間的事,
還在草擬或初步行動之際,三個月就來臨了。
有的人看似掌握生活的節奏,從容計劃未來,
但當未來到臨,那真是我們想要的未來嗎?
我現在一步一步前行,迎接眼前風景,
而不是期盼往後的風景吧?

我掌心沒有半點安全感,如何交予身邊的人?

9 comments:

Sunny said...

Lok,你的所思所感,我同樣經歷過。有多矛盾不安、無助乏力,我同樣清楚。希望你比我更有智慧去處理,並且不窒礙你的發展。千萬別像我,落得現在的下場。我只奇怪,你辭工後的計劃怎麼跟我那麼相像。焦慮會隨著時間而變大嗎?你怎樣看〈肺病前後的生活氣味〉呢?

din said...

看完你這一篇,我想呢,這是我認識的男生當中,選擇了自由工作之後必定提出過的憂慮。

可洛 said...

Sunny:
智慧就談不上了,我只好設下一個一個小目標,然後逐一達成而已。你現在什麼下場啦?看你比從前開心了。我的計劃是不是阿鵠告訴你呢?應該跟你不相像吧?畢竟我都不是從事出版業了。

你的詩嘛,當然好看啦,尤其是蟻后的描述,嘩哈哈!詳細的見面再告訴你。

靛呀靛:
或許你說得對,就算工作穩定、衣食無憂的人都會有憂慮的事情吧。不過你唔好睇我咁free就以為我打自由工,我可是受僱人士呢,嘩哈哈!

Karden said...

別想太多了,我實在深信"哪種人就得有哪種路要走", 可能要你定下那些人生計劃,你會覺得更不自在呢!
現在的我是在打自由工罷,我也想像可樂你一樣出到一本屬於自己的書呢!可是我為了生活,那些做散工的時間都是會打亂自己的算盤...
一起努力吧!!

Coke said...

看過你的文字加上sunny的留言後,感覺有點沈重,很想寫下什麼來鼓勵你們。
前路縱然有很多的不確定,生活還是要繼續。路一步一步的走著,便會清晰可見。
你們應該比我還要相信神已為我們預備一切,現在還未知道的,走著走著,便會知道。
我想sunny說辭工後的計劃與你的相似,是指你說你不會計劃的一段描述,如結婚日期、買樓等。
你的反應和我一樣,我也問他有什麼下場~~~

努力吧,你們都要加油呀,祝福你們。

Rainy said...

我反而覺得可洛和Sunny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Sunny有點像蘇軾,就是那種在出世和入世中掙扎的人;而可洛反像陶淵明般,無論如何最後都做到「悠然見南山」>0<
  當然這只是我的個人意見,其實我對兩位都不熟悉。

可洛 said...

Karen:
又見到你隻轉轉貓!
我都係走一步算一步啦。你想出什麼書,有時間找我談談。

Coke:
謝謝鵠的鼓勵!我們的下場不是天堂就是地獄啦,但其實任誰都一樣吧?就是好好計劃又如何呢?都會有未知的事悄然來臨。

Rainy:
你的比喻真有趣。
Sunny的蘇軾比喻由他告訴你對不對,但我嘛,同樣是出世入世矛盾不堪的人,但在香港這地方,出什麼世呢?可以躲到哪裡?故此還是先努力做好想做的事吧!

Rainy said...

  覺得Sunny像蘇軾,跟覺得你像陶淵明一樣,只是我自己的感覺。
  還有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是在俗世打滾後,體會到人生真正的課題後,赤子之心仍能保存的話,自然得到最終的領悟和出世。
  我覺得你是一個意志堅強的理想主義者,凡事很重視精神層面的追求,而且你是一個坐言起行的人。只是當曲終人散的時候,一個人獨處的時候,有些孤單失落的感覺。
  陶淵明也試過在出世和入世的矛盾中掙扎,但是他是歷來文學家中,唯一一個做到「悠然見南山」的人,當時他身處的世代不是更加黑暗嗎?
  有人說:香港是一個文化沙漠。只是每個沙漠上都有不少綠洲,我相信假以時日,你和Sunny對香港文化界的影響力,一定彷如綠洲。如果可以戰勝世俗的加鎖,一直為自己的理想Fighting到底的話,就一定會成功,要不最少也問心無愧!

可洛 said...

謝謝你的讚賞(?)和鼓勵。我這刻正是懷著入世的心境生活,希望積極地完成自己的理想;但我喜歡淡泊、簡單,所以給你出世的錯覺吧。

我想陶淵明是首句寫出「悠然見南山」這境界詩句的人,但我相信,真正悠然的人連字也懶得寫,像莊子,也不是怎麼物我兩忘。

一起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