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July 2005

夏夜的風


昨晚在ICQ上,蘇娜叫我打開窗,說晚上的風讓人很舒服。
那時候家裡正放著冷氣,我坐在窗旁,望出去,漆黑中分辨不出樹是否擺動。
但我也相信晚上的風一定很涼快,很溫柔,我愛夏夜。

她說我破壞地球,我馬上有種罪惡感。
其實我也擔心地球的安危,知道什麼不應該做。
我關心地球,不代表關心人類的存亡,在我的角度,
地球有它自身的生命,只怕未來有一天,
一種絕種的生物出現,叫「地球」。

可惜的是,在冷氣這回事上我身不由己。
妹妹皮膚不好,夏天的夜裡不開冷氣的話,
就會因為炎熱而痕癢,結果抓傷自己。


要感受夏夜的風,我會站在晾衣間上,
其實我倒是個開冷氣會睡得差的人。
但問題都不在於自己吧,我們這麼渺小。
看看晚上的山景,樹退在黑暗裡,
馬路亮出紅紅的光,好像整個山燒了,
所有樹木殆盡,只有綿綿的火延伸到遠方。

要知道我如何討厭冷氣,可看這首詩:
彷彿在陰涼處度過餘生

7 comments:

Rainy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Rainy said...

有人說:夏天是戀愛的季節。如果我們愛惜地球,如同心愛自己的戀人一樣,那麼世界一定更加美麗!師傅,你同意嗎?

可洛 said...

Rainy:
你好。我一直期待夏天談戀愛架!不過我的戀愛通常在冬天發生,不知道為什麼。你說得對,把世界當成戀人,我們就不再孤獨了!

不過,你為什麼叫我師傅呢?

Rainy said...

  因為我之前寫的作品(特別係新詩),得到你不少的指點囉!我的《藍天》,你還記得嗎?你的才藝和豁達,真的叫我很佩服!可惜小樹早已成為我偶像,所以我真的想拜你為師!
  還有我記得4年前,某個冬天的晚上在東岸的詩聚,你是唯一一個看到我唔開心的人。你一定忘記了,但是我一直都想跟你說一聲:多謝!

可洛 said...

善忘的我有點印象,小樹是你的偶像,你應該拜他為師嘛!
不用謝啊!其實我不懂關心人,浪費了還算敏銳的觀察力。

Rainy said...

  偶像和師傅是兩回事,偶像可以是人的奮鬥目標,而師傅就是學習對象。因為我想學習你的自由和豁然開朗,所以才想拜你為師。師傅,你還是受徒兒一拜吧!

可洛 said...

關於自由和豁達,我自信也做不到;要是做到了,也不知道如何「傳授」給你呢!=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