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July 2005

比魚更冷更啞更聾

工作忙完,有時間我就翻翻詩集。
除了看《低保真》,還重看《葉慈詩選》
我沒有能力也不會刻意弄清楚每首詩的含意
故此每首詩也只能讀懂一點、再創作一點。
《低保真》中的〈亂雲〉有以下句子,我很喜歡:

藉著午後斜射的陽光
看見室內各式物件
明亮而整齊
二人被照亮了一半的臉
總在說話時稍微改換角度
明亮了一些,同時幽暗了另一些
悄悄地把說出的話
放入另一邊臉的陰影裡去

簡單的文字,但句子間的空白
人與人之間的微妙關係
那麼陰暗、隱藏的心思
令人有深刻的省思,我喜歡這樣的詩

而葉慈的〈甚麼事都教我分心〉
有我相當鍾情的句子:

Colder and dumber and deafer than a fish.
比一尾魚更冷,更啞,更聾。

說不出喜歡的原因,大概跟魚有關,
這麼自信的詩句,真不易寫。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唔好意思呀, 冇去到書展來捧你場, 下次有空的話一定來~~

by amy :p

可洛 said...

唔緊要啦!希望下次有機會見到你。

Rainy said...

 我也要說「唔好意思」,因為本來我也想去捧你場,但是因為近日病左,而且還忙著攪大學那邊的事,所以今年來不及去書展了。

aki said...

這詩真的寫得很好啊.
幾句就把全個情況道了出來.

可洛 said...

Rainy:
你病好了嗎?分享會你已捧場了,謝謝啊!等你病好再相約吧。

Aki:
嗯!是啊!這種詩很有味道,其實不需要太賣弄和華麗呢。買本《低保真》丫,作者是陳滅,很值得一看!

Rainy said...

  其實我該好多了,只是藥力太強了,所以身體弱了,所以才會容易受其他病毒入侵,我想在8月9放榜前會康復的。
  仲有講樣野你知,因為前幾都去左睇醫生,我今日好不容易才去了樹仁in新聞系。想不到in我那位仁兄會問我程翔事件的role play版,再加上《愛上女主播》的特別版,早知如此簡單的話,我就唔使溫足一個月新聞先去啦!>0<

p.s.我好返之後約你同p一起食飯,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