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July 2005

一直沒告訴她

下午一時,我的影子烙入了街上,
熱得燙人的巴士車廂,
陽光偏偏傾向我坐的位置,
不耐煩的我半坐半站,
避免汗水令褲子濕作一團。

走入地鐵站,陽光退去了。
擠上人潮為患的車廂,不敢妄動
直至人群在太子站散去,
我在旺角站轉車,在月台上檢視自己。
在車廂中思考寫作坊的事,
才驀然發現自己沒搞清上課地點,
這時站在身旁的少女接聽電話,
我站得近,不得已聽到她的話,
才發現她是寫作坊的學員,
大概跟我前去同一個地方吧。

我問她是不是到中環上寫作坊,
她說是啊。我就問你會去嗎?
她說會,去過了,我就跟著她。
她大概沒想到,今日課堂的嘉賓講師是我吧?
路上,我也一直沒告訴她。

但還是要謝謝她帶路(雖然有一刻也迷路了)。

2 comments:

Nick said...

古惑啊你!

可洛 said...

一時時啦!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