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October 2006

如果失望是有形態的

如果失望是有形態的,那就是夜。夜裡電化為光、轉為熱,我們仍埋首於自身的創作,完成,投向世界,然後眼看它消失在黑暗和靜寂裡。

有人說世界是平的,我見世界是傾斜的,你向窗外投出創作,一是它會掉回你的身邊,一是它會落到對方的手上,而對方卻無從把任何的東西投回給你。我看到當中很多不公平的事,就像勞資糾紛,最後弱勢者只得就範、妥協,或是失掉飯碗;我們是這世代最後的手工藝者,織縫文字,繡出世上美好的意象,直至雙眼生繭、雙手軟癱、張口吐血,換來仍不夠一口飯。

每次《月台》印成,寄出送贈作者的樣書時,我都打從內心愧疚,我們付不起一點稿資。但
那些巨大的機器,運作一圈財源滾滾,脅創意為名壓榨一切具創意的人。直到一頭蒼蠅猝死,又有另一頭被吸引而至,那百多期的綿長書卷,攤出來即變成糾纏著無數死亡的蒼蠅膠布。

夜裡電化為光、轉為熱,但照得通明的地方仍在遠處。


9 comments:

一個月台讀者 said...

至少光會盡力投向遠處
不會原地踏步
你們的努力沒有白費!

青定 said...

實在不用愧疚,要知道大家不問實質利益也投稿,目標更清晰,是難得的交流。

還是,筆者正為別的原因而失望?

可洛 said...

謝謝一個月台讀者。

靛呀靛:
不關《月台》的事,是為別的事苦惱。

Anonymous said...

You works really great and I supported you by buying 《月台》

Keep it and I admire you get the gift

sp304

阿律 said...

讓我們繼續努力與現實搏擊吧。

青定 said...

借個位做呼籲,呵呵...
http://www.e-din.com/use-less-bags.htm

Alex said...

不要失望啊可洛,因為香港還有你們這班不甘心的人,我才覺得文壇未死。

Sunny said...

同聲一哭。

Nicky said...

有光,儘管在遠處,還是會照得到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