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March 2008

極端的城市

又一補祝生日飯聚,心慰帶我到大圍飲夜茶,小館離我家不遠,省車費,可謂體貼的安排。我們邊吃邊聊,夜茶的特價點心一點不馬虎,材料十足,很好吃。我們從她的畢業旅行談起,到實習期間玩得融洽的小學生,她很喜歡小孩子,「每個孩子都很好很可愛,」她說,「這樣推斷應該每個成人都一樣的好,可是大家都把好的本性藏起來了」,這叫我想起一個可悲的現實,我們這個城市,平均每天有六十個孩子在女人的子宮裡被殺,他們來自十六歲以下的少女,或是十六歲以上的意外懷孕。這時候,小館裡的電視正播放最新豪宅樓盤「首都」的廣告。

念社工的她想起家計會考慮結束終止懷孕服務,擔心這只會令更多女孩向黑市或內地的墮胎手術
求助。她希望政府進一步發展合法的終止懷孕服務,並加強墮胎後的輔導工作,好讓女孩在墮胎後擺脫心理陰影,學會正確的性觀念,以免重蹈覆轍。我聽著她的話,倍感難過,她說的都是急切有效的措施,可是我卻擔心許多缺乏愛的女孩(其實男孩也缺乏愛),即使學懂正確的性觀念和避孕方法,還是會誤解這是愛的全部、愛情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或是情到濃時自然發生的行徑,因尋求愛而再次跌入這泥淖。

之後我們轉到別的話題上,談到西九的推倒重來、影視店的倒閉潮,還有首爾的崇禮門大火,許多南韓人都為此哭了,試問香港有什麼倒塌會叫市民大眾流淚?不是天星碼頭,不是
皇后碼頭,而是恆生指數。我們的城市便是如此極端,本來為推動文化藝術而建的西九,卻不得擺脫虛榮的天幕地標,影碟發行商提出的租賃費和按金,輕易推倒小本影視店。我家樓下的影視店也結業了,我在那裡租杜魯福、奇斯洛夫斯基,甚至蜘蛛俠 3 和新海誠,曾經令我和家人樂上許多日子。我們都為金錢賠上所有,包括時間、精神、健康、理想,甚至我們的兒女(而我們也是兒女),於是許多孩子缺乏關顧,然後盲目地追求愛,於是許多孩子在出生以先,敗壞在子宮的靜默處,如果他有意識,在看見光的一刻,生命便到了盡頭。

我們可以用錢成就許多美好的事,但願不是這座極端的城市。


2 comments:

瑤瑤 said...

你好﹗我是上次秋螢詩會的女孩,那位喜歡你的詩的「會考生」(已經不是了)。上次跟你提及的朋友,我倆都喜愛你的詩集,她在學校弄了一個扭蛋詩的展覽,其中一些蛋內就放你的詩。有一些小師妹讀了,覺得很浪漫很喜歡,就多取更多的蛋來找你的詩,(就像師奶揀橙)。她學校甚至會多買數本你的詩集,放在圖書館,讓更多的人讀到。對於這個讓人愉快的消息,我急不及待要告訴你。

可洛 said...

瑤:
我記得你啊,我們在地鐵上聊天。謝謝你告訴我這個消息,她是什麼學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