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July 2007

活的

幾乎放棄了書展,星期天,我選擇到長洲走走。
七年前,首屆大學文學獎仍在籌備,
我們一行人到這小島上,舉行了一次詩會。
因為地點的特別,還有聚會後冒著酷熱,
大伙沿下坡路朝碼頭邊走邊談詩的情景,
叫我一直記住,原來詩,
離開了詩集、稿紙和電腦,還是活著。















































當年我還未有自己的詩集,
可是詩卻距離我這麼近。
今日好些朋友的心願都是出版自己的詩集,
但奈何現實、作品質素或數量而未出版的,
那些尚未誕生的詩集,其實都是活的,
離你們愈來愈近。
做個活的詩人,投入生活但不媚俗,
擺脫同輩的相互影響,仰望更遠更高的地方。


4 comments:

市井小man said...

我喜歡Toledo是望的天空可以很遠~遠~遠。就像童話故事的精靈小城。
在這裡見到曬乾的海星。嘻~我兩星期前在海下拾起數隻海星,很癢呢。如果往塔門就能尋找牛仔的蹤影...

細細 said...

不知我下一次寫詩,是什麼光景呢﹖希望一切安頓好後,有時間停下來創作。

可洛 said...

市井小man:
除了toledo,那邊的天空都很遼闊,然而toledo的中世紀氣氛還是叫人著迷。不如我在八月搞一次塔門旅行,讓大家參加吧。

細細:
你啊!快D寫!出詩集喇喂!

Silverbell said...

詩化生活,會帶來盼望。
我也活著,一切很好,只是暫想不到沒事想寫在blog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