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July 2007

從馬德里到梵蒂岡

從馬德里到梵蒂岡
由皇后出發的公共空間再思


奇妙的人文風景

在歐洲浪蕩六星期回港,某天下午到皇后碼頭探望守衛在那邊的花苑,同時想親睹事情的最新發展。天氣悶熱,碼頭上沒有多少人,我坐在一旁,邊聽幾個記者做採訪,邊看著奇妙的風景,這段日子,在皇后碼頭舉辦的展覽和活動一個緊接一個,守衛人士架起營幕,日夜留守。每當海風吹起,掛滿碼頭、寫有口號的旗幟就鼓動起來,彷彿響著戰鼓之聲。

守衛人士堅決保留皇后碼頭的理由,除了皇后碼頭的歷史價值外,還有其作為一個公共空間的社區價值。從前我跟大多數香港人一樣,對公共空間只有模糊的概念,但在歐洲旅行期間,看到那邊人與空間的互動,叫我重新思考香港人的處境。


地球另一端的公共空間









馬德里主廣場


對我來說,皇后碼頭上最「搶眼」的,是石椅上下象棋的大叔們。這幾個月內皇后碼頭的變化,似乎對他們毫無影響,他們仍舊下棋抽煙,雙方認真對弈,各不相讓,但談笑間又可看出他們是老友,旁觀者或站或坐,時而提點、時而揶揄說笑,氣氛輕鬆融洽。我感到他們屬於皇后碼頭,碼頭也屬於他們,十年如一日。真難想像碼頭要是遷拆了,他們將何去何從,也許他們會找到別個下棋的地方,但毫無疑問,這片活生生的人文風景將永遠消失。

這叫我想起旅行首站馬德里,作為西班牙的首都,馬德里城市規模不小,但愛走路的我,還是少坐公共交通工具,步行遊覽,走累了就坐在路邊的長椅上休息。我很詫異這個城市的大街小巷,都很容易找到供人休息的長椅,一條大街除了大樹林立,還有長椅夾道恭候,我不得不為這片平凡風景感到震撼,而這片風景,竟延伸至我以後走過的三十多座大大小小的城市,幾近無一例外。即使路邊沒有長椅,歐洲人也習慣坐在公園、廣場,地鐵站地面出入口、樓梯、歷史名人雕像、噴泉邊、甚至火車站月台牆身露出來的喉管上,警察和車站職員都不曾驅趕他們。








梵蒂岡聖彼得堡

我們知道沒有完全的公共空間,每個地方都在國家政府的管轄之下,至於地鐵站和火車站則屬於私營或國營機構。問題是這些地方如何開放給公眾使用,除了方便生活外,營造一個平等、開放、自由的空間讓價值觀不一的群體使用和對話。遊覽梵蒂岡時,我當然沒有錯過聖彼得教堂,原來每逢沒有彌撒舉行的日子,象徵權力所在的聖彼得廣場都會開放予公眾使用,遊客和市民可以隨意坐在噴泉邊、梯級上、迴廊下,也有乞丐和拉生意的人,大家各取所需。等到有彌撒要舉行,教宗和信眾就重新使用這個地方。換言之,所有人都能夠共同享用聖彼得廣場,在我眼中,這是基於空間擁有者和使用者之間的互信和尊重,一份平等精神。


香港之恥

今日的香港,已經很難再找到像馬德里街頭或是聖彼得廣場這樣的公共空間了。記得回港後我有次到某大商廈去,電梯大堂有個噴泉,如果在歐洲,那絕對是可以坐下稍歇的地方,可惜當時兩名女士甫坐下,就被接待處的女職員「好言相向」勸走了。那刻我感到這是香港的恥辱。我們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對商場的霸道麻木起來了。在假裝公有的空間裡,要坐下歇息只有付錢到餐廳或咖啡店去,有外國朋友曾驚訝的表示,香港的商場計算得太精準了,在你可能疲累的地方,就會找到別緻的餐廳,當然少不了賣相非常好的飲品和小吃。

要是維港海岸依政府現有的方案改建,皇后碼頭遷拆後,將有一個摩地大商場割斷現有愛丁堡廣場一帶的公共空間,到時要往海濱公園遊覽,就得經過大財團私有的商場,那是一個被計算、被壟斷、空間功能被主宰的空間,既不能抽煙、也不能下棋,更莫說隨地坐下稍作休息。朋友說香港地少人多,空間被壟斷是正常現象,我為之愕然。問題不是地方的大小,而是空間擁有者和使用者有沒有自省自覺,認識和思考自身的義務和權利,在平等的原則下互相信任和尊重。我並不反對商場,可是我們至少要尊重一個人選擇生活方式的權利,我有權選擇到商場消遣玩樂,也有權選擇到公園、碼頭抽煙、下棋和發呆,請不要強迫我進入任何一個空間。


同一煙花下

對空間使用權利和義務的自省自覺,需要政府和民間更多討論,一步一步在市民心中培養起來,可是有建設性的對話,得在一個平等、尊重、互信的公共空間進行才有意義,這是相輔相成的,故此在公共空間日益被漠視的香港,情況叫人憂慮。當日在皇后碼頭坐了大半天,除了下棋的大叔,我也遇到來參觀拍照的市民和學生。有些市民走進碼頭,東張西望後即掉頭離開,我在他們的臉上看到疑惑的神情。因此我曾擔心,皇后碼頭會因為守衛人士的佈置、活動和在場駐守,不知不覺令市民望而卻步,變成另一個私有的空間。

幸好我的憂慮是多餘的,事實上守衛人士不過拋磚引玉,他們積極地邀請市民來使用皇后碼頭這個地方,並把政府就皇后碼頭一事的決策過程透明化,讓市民了解自身與皇后碼頭遷拆,以至整個海港重建計劃的關係,從而作出選擇。七一回歸當晚,傳媒忽略了,但皇后碼頭聚集了數百名市民,跟守衛人士載歌載舞,一同欣賞煙花,嫣紅的光影像海浪在碼頭裡晃動,在一片自由、歡樂的氣氛下,海風沒有止息,旗幟鼓動,在這個珍貴的公共空間裡鼓舞每一個人。

2 comments:

市井小man said...

香港的公共空間是其中一項令人失望,還有你有否察覺街道上那些掛在欄杆上的花盆嗎?
這是為了綠化...但我唔喜歡那些花草吸晒D車行駛時的廢氣!!有時見到有些已經枯死...

Anonymous said...

我在明報副刊看到這篇文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