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July 2007

神經過敏,巴塞隆那

旅行第八天,我離開西班牙南部的安達路西亞,到巴塞隆那去。拖著行李箱,在機場一再徘徊,還是找不著前往市區的地鐵。在詢問處問得資料,才知道要步出機場,上天橋橫過馬路,乘火車再在Sants站轉車。沒有車票的我看見售票處前長長人龍,有點納悶,決定到自動售票機碰運氣,沒想到使用英文介面,還是沒法在車站名稱列表上找到我要去的地方,正惶惑間,一名女孩向我走來,問我是不是要到市區去。我說是啊,她就給我一張車票說:「這車票可以用10次,但我已經用了8次,你可以使用餘下的兩程車」,「那麼你呢?」我問,「我要乘飛機回家了」她指著機場說。

我跟她道謝,目送她走過天橋往機場去。火車上很多人,我一手抱著背包,一手按著行李箱,留意著聽不懂的廣播。還記得車上有個貌似坷德莉·塔圖(Audrey Tautou)的女孩,不過年輕許多,大概是學生。Sants站跟歐洲很多地鐵站一樣,自動扶手電梯並不常見,我拖著行李箱走樓梯,上上落落,好不容易到了月台。月台上有列車抵站倒時器,我坐在長椅上等倒時器倒數至零,站起來預備上車。不幸的事情就在這時候發生了,列車到站,忽然身邊一個男人把外套掉到我跟前,我不虞有詐,停下來等他撿拾,他拾起外套,竟在我面前像舞龍一樣把外套揚動,那三四秒間我怔住了,不知道他要做什麼,總之我是不能向前踏步,注意力也被他吸引過去,同一時間,另一個人就在背後偷走了我前褲袋的錢包。然後兩人分別逃去,我後知後覺,在地鐵裡檢查一下才發現失竊,幸好錢包裡只有當日用的現金和少量港元。

雖然損失不大,但我還是情緒低落。原來一個人在陌生的異地,沒有家、沒有人求助,沒有身分,那種感覺是多麼的虛無。護照不過是幾頁紙,如果連它也失去,我就什麼也不是,即使死了也沒有人會知道。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擊。

翌日早上到警局報案,取得失竊證明書,沒想到馬上又遇到騙案。買過前往Girona的火車票,離開火車站走在街上,忽然有個手持地圖的男人問我:「Do you speak english」,我見街上行人不多,就問他想到哪裡去。他在地圖上東指西指,忽然一個大叔不知從哪裡走出來,給我展示一個證件(我完全不知道是什麼),然後說:「我是警察,把護照交出來」,問路男人想也不想,就交出一個類似護照的東西,然後兩人望著我,眼神彷彿在說:「到你了」。我打量一下大叔,只覺整件事荒謬到極點,那刻內心雖然害怕,但我仍堅決地說「No」,「你根本不是警察,你沒有警察制服,即使你身穿制服,我也要到警局才會把護照交給你」,說罷我馬上逃去,他們沒有追上來,但我內心的不安已一發不可收拾,不住回頭察看,沿著大樹夾道的Gran Via de les Corts Cataianes,走了很久很久才回到擠擁熱鬧的La Rambla,幾乎虛脫。

第三天,我又遇到同樣的事,騙子不同,但手法和對白卻一模一樣。當問路男人跟我說「Do you speak english」,我裝作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頭也不回就在他身前走過了,那刻我知道,我已經不是昨天的我。不過我還是變得緊張、敏感,覺得整條La Rambla上所有的人都不懷好意,尤其那些無所事事站在路邊,或在街上徘徊的人,教我神經過敏,我憂慮得想找一處安全的地方,可惜這個異國城市並不屬於我,我也不屬於她,只有警局給予我十足的安全感,其次是博物館。在畢卡索博物館裡,我把背包寄放在儲物室,沒有財物在身上,才感到片刻的輕鬆和自在。有一次,我覺得有人在追蹤我,可能是誤會,但我不能冒險,我躲到Starbucks去,在那裡我找到跟香港一樣的氣氛和味道,整個人好像失去所有力量的攤坐著,終於放鬆下來。

儘管巴塞隆那予人一種危機四伏的感覺,但仍無法掩蓋這個城市的魅力。這個年輕的城市
充滿著藝術文化氣息,你可以找到一流的博物館(例如畢卡索和米羅的)、Gaudi的夢幻建築,還有奧運城市的出色基建、繁榮集中的商業區(我甚至在那邊找到無印良品)、美麗奪目的海灘,以及熱情又滿有活力的人。巴塞隆那在我心目中完全把巴黎和羅馬比了下去,叫人又愛又恨。

至於我神經過敏的症狀,到巴黎還沒有回復過來,那都是後話。


6 comments:

細細 said...

原來一個人在陌生的異地,沒有家、沒有人求助,沒有身分,那種感覺是多麼的虛無。護照不過是幾頁紙,如果連它也失去,我就什麼也不是,即使死了也沒有人會知道。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擊。

這其實是很難得的經歷,我從來也沒試過有這種感覺,一個很大的沖擊啊~~

Anonymous said...

嗯...我在巴塞隆納也遇到過你提的那種騙子,在Saint Juan大道附近...後來去報警,才發現原來當地警察不太聽得懂英文的(=_=).結論:在巴塞隆納能用英文跟你自稱警察的,八成是假的.

Nicky said...

我的朋友也是在巴塞隆納被人打劫了...是洗劫那種,把錢收在哪裡都沒有用...結果還是去領事館求助。

zeiling said...

都係果句, 我係巴塞隆納訓過差館添啦!
但我想再去!!!

真令人又愛又恨.

市井小man said...

send了一個旅程的片段給你,pls check.
你去過廣州嗎? 我分享些少點滴在網誌裡。

可洛 said...

細細:
我也是第一次有這種感受,真的很難忘,也很難過。你好像也一個人去過旅行,有沒有感受可以分享?

Anonymous:
我在街上問路,幸好那警察會說英語啊。聽說莫斯科連真正的警察也會打遊客主意,我覺得西班牙的警察算友善又愛助人了。

Nicky:
嘩,洗劫?那我真的很幸運。其實在旅行第八天遇到這種事,而且損失不大,對我來說是一個警惕,之後我就更小心了,也未嘗不是好事。

zeiling:
依種地方你都愛?不過我都係一樣……唉……巴塞隆那。

市井小man:
謝謝。廣州是小時候去過,完全沒有印象了。我去看看你的片段,再回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