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March 2007

潮漲的海

詩,寫出來就無法擱著,總是想有人細讀、默唸,從中抓著一閃即逝的,藥。


潮漲的海

你尾指末節的疤痕
於若干年後偶而回到記憶
鬧市的下坡路變得曲折漫長
天空的粉紫色沿著架空電線流走

停在一排青色街燈的盡頭
那縫合傷口後無法磨滅的贅肉
如地盤的工作棚刺眼和粗糙
我曾經好愛撫摸


還記得那個寒冷的夜
在餐廳我們圈住杯耳
以玩笑粉飾分別的話題
咖啡不經意變涼
淡奶還未溶化就沉溺杯底
打烊時彎身走出鐵閘的陰影

送你回家的路上因為寒冷我失去嗅覺
遺忘你最後的體味

朝著幻象般的車站走去
始終還是迷路


長夜由我倆的手機短訊細細串成
深宵小巴駛過人去樓空的舊區
樓房在清拆前連成獨舞的暗影
地盤倚傍著它傷害過的城市
我們驚覺笑話和現實重疊就沉默

啞然的夜晚斷裂成路欄
我嗅見寂寞跟舊城吹來的風
溫度和氣味有著微妙的雷同
自此以後情緒開始飄忽


停在路邊商店的櫥窗前
倒映裡夕陽和樹影過分潮濕
我再次把走路時衣袋的輕微震動
誤會成手機短訊的接收提示
收件匣裡從前的瑣碎閒話
彷彿是你又小又圓的指甲
在頸背捏出微弱的痛楚
我收起手提電話
下坡路晃動成一片潮漲的海


7 comments:

z said...

但我 text 你, 你又唔理我囉。

市井小man said...

〈天空的粉紫色沿著架空電線流走,停在一排青色街燈的盡頭〉

我被這描寫吸引住。

silverbell said...

你真的很久沒有貼詩,一直都在等,等你的詩。這種氣候很適宜寫詩,不知怎的,總覺這個時份都滿懷詩意。可惜丫!我寫不出居多。
你開首那段「從中......,藥」其實,我不太明個「藥」字架!

chunchun said...

我每句都明,但係加起黎就唔明。

可洛 said...

Z:
明顯你睇對象啦,哈!

市井小man:
類似這照片啊:http://www.flickr.com/photos/sleepylok/331796033/

silverbell:
那藥字,還是不要解釋的好。

chunchun:
我一個朋友把詩讀幾遍,還是不明白,然後每年再讀一次,最近終於讀懂了。

細細 said...

可洛兄,我在秋螢公園看前輩的留言,學了很多,才知道詩要怎麼讀、怎麼寫呢。如果以前有人指教的話,就不用花這麼多時間呢,都怪那位教我寫詩的好友太不認真了,哈哈。我以前覺得詩很神秘呢,現在一里通、百里明,就覺得很好玩。不過,我現在還沒有能力處理太多意象,寫不出像可洛兄和其他前輩的那種層次感。

我很喜歡那個「藥」字,因為我太需要,藥。

可洛 said...

細細:
不要叫我可洛兄。我從前都沒人教,直到上了大學,其實也談不上教吧,都是讀啊寫啊,然後前輩同輩給予意見,自己再慢慢摸索。你說得對,一理通百理明,很好玩呢,一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