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March 2007

戰狼300:虛實並存的亞洲恐懼

《戰狼300》的戰爭和打鬥場面,無疑是近期最賞心悅目的創作,不過電影在故事敘述和人物刻畫的深度上卻遭人詬病,我不打算在這點上為電影平反,我想指出的是,電影裡一個刻畫得十分深入的地方,這是電影的核心主題,甚至其意識形態,那就是西方對亞洲的恐懼。

電影講述公元前480年,波斯王率領大軍入侵希臘,這是歷史上的第二次波希戰爭,整個希臘人心惶惶,就只有斯巴達部落的戰士無懼這支號稱「亞洲最強大的軍隊」,斯巴達國王為了保衛國土和人民,違背先知和議會的決議,率領300名斯巴達精銳戰士前往溫泉關迎戰。電影裡波斯大軍除了擁有歷史上記述的陸軍、戰船和大象外,還有各式各樣的奇特部隊,例如巨人、埃及式的獸面人、犀牛騎兵、火藥投擲兵和酷似日本忍者的幽靈戰士,這些部隊的出現令原屬小亞細亞的波斯軍變成一支富有亞洲各國色彩的奇異軍團,儘管帶有東方主義色彩,但卻具體地刻劃出西方人對亞洲的奇想,以及背後隨之而來的恐懼。

電影處處透過正面或側寫手法描述波斯大軍的可怕,我們都記得那一幕,波斯大軍洗劫村落,把村裡所有的人釘在一棵枯樹上,形成地獄似的畫面。由雅典出發抗敵的底比斯人則是一支雜牌軍,面對波斯大軍,他們缺乏斯巴達人視死如歸的精神,幾乎都在死亡的威脅前敗陣下來,最後叛徒把能夠圍剿溫泉關的捷徑告知波斯王,他們知道守不下去,全部退回雅典。面對亞洲而來的威脅,斯巴達人可以倚仗的是什麼?神明已經遠離他們,只餘下好財好色的虛偽先知,他們引以為傲的民主制度也起不了作用,議會參議員被波斯人收買,拒絕派兵抵抗。內憂外患,把恐懼刻畫得更形立體和深刻。

西方對亞洲的恐懼自古有之,匈奴(Hun)、蒙古、伊斯蘭勢力都是西方人的夢魘,而這恐懼也一直延伸到今日,隨著廿一世紀來臨,中國、印度和東南亞等新經濟體系快速冒起,世界的政經力量逐漸向亞洲傾斜,喚起潛伏在西方社會內部普遍的危機意識。《世界是平的》作者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在書裡也以今日可以理解的方式描述過這種恐懼,十多年前,他叮囑兒子:「你有飯吃就不要浪費,中國和印度有很多孩子都沒飯吃」,十多年後他提出不一樣的警告:「你有書就趕緊唸,中國和印度的孩子都要來跟你搶飯碗了」。

不過我們要留意的是,這種恐懼在《戰狼300》裡是虛實並存的。300名斯巴達戰士中,有一名瞎了一隻眼睛的戰士存活下來,他奉國王之命,在決戰前夕跟底比斯人撤走,目的是回去把300名勇士的事蹟傳遍希臘,所以他在最後一戰上是缺席的,但他卻透過講故事的方式(其實整齣電影就是他的覆述),把一切連同他沒有經歷的殊死戰告訴了所有希臘人,喚醒他們的勇氣和信念,令他們團結一致,同時也把波斯大軍的恐怖帶到他們的記憶裡。導演藉此揭示西方對亞洲的恐懼,存在不少盲目和不真實的成分,這是個有力的諷刺,也是電影裡最饒有意味的地方。

(2007年4月7日載於《明報》世紀版)


5 comments:

怡 said...

嗯..想得真多~

可洛 said...

怡:
你依句好像話我:嗯,你飲大左喇。

市井小man said...

從不嘗試去看這類戲。
看過那張紫色天空,真是呈現這色調?可惜踫不見呢。寫詩的情懷原來是這樣的Thanks。
我影下一種昆蟲,send給你或其他人猜猜看。

Anonymous said...

睇完你comment..
都係個句.."嗯..你諗太多啦"

可洛 said...

市井小man:
這電影都幾好睇架。真的是這色調,那是觀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