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March 2007

無關痛癢

曾蔭權當選行政長官,在電視上進行演說的時候,我們剛做完拜祭,從清松觀出來,聚在路邊的茶寮吃午飯。在附近地盤工作的工人們佔了幾張桌子,高聲談笑,我們請茶寮伙計斬了帶來的燒肉和燒鵝,準備一同享用。沒有人在意電視在播什麼。

每逢清明、重陽等日子,我都會細細觀察叔嬸們的臉,他們的容貌好像沒有變過,跟春節時見過的一樣,我已經記不起他們幾年前的樣子了。舊式的大排檔鐵風扇吹來涼風,我坐在摺椅上,面對大圓飯桌,想起一位今日沒有出席的叔叔,很多年前在這裡把玩手提電話。那時候我們還在用單色屏幕的手機,他買了一個彩色屏幕的,在我們面前不停播放屏幕動畫,五色繽紛的動畫像個萬花筒旋轉,他說這是快速耗電的方法,等到電源耗光再充電,電池的壽命會比較長,我感到很奇怪,有時我們總是想起這些無關痛癢的小事。

我跟在阿爸後面步出茶寮,聽到電視新聞報道,梁家傑的得票比提名票少。往兆康苑巴士總站的路多年沒變,每年祭祀的情景都很相像,我往往記不起那些微妙的差異。在一片焚香的煙霧裡,我看到祖母的照片,雖然我仍會不時夢見她,錯覺以為聽到她說話的聲音,但我無法視而不見,她在那裡。

走到青竹林圍繞的車站,在石簷下候車,遠離道觀,世界好像寧靜了許多,我終於感到今日的陽光和氣溫,跟初夏的十分相像。

2 comments:

市井小man said...

叔叔們唔講馬經便喜歡拿著大家的手電來研究點影相,點發短訊,我把他們拍照在生活片段裡

可洛 said...

我的叔叔們都不曾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