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June 2006

寫過冇嬲


















如果一篇文錯漏百出,400字的一段需要超過20處改動,真是「寫過冇嬲」。偏偏過去一星期,我就接觸到三篇如此「出色」的作品。


我敢說香港出版業長期發展緩慢,其中一個重大原因是編輯花掉太多時間修改壞語文。要是他們能把這些時間放在題材構思、自我增值、讀者教育和美術設計上,書籍的質素將可望提升。可惜出版社只顧招請榕樹頭講故佬出書,這些說故事人的語文水平只有初中程度,他們把故事寫出來,傳到出版社後萬事大吉,接下來的苦只有編輯承受。同時社會上有太多語言水平低下的自由文字工作者「呃飯食」,以為會用錄音機做採訪,再把廣東話化為白話文就算完成一篇訪問稿,事實上他們的白話文仍是廣東話思維,辭不達意;作為編輯的你,千萬別數算他的錯別字,這雖然有趣,但算起來你會「眼火爆」,萌生自殺念頭。

15 comments:

zeiling said...

正呀!

我都話o架啦-->火都o黎!

Josephine said...

似曾相識!

阿銘 said...

最煩是不負責任的寫手不斷甩稿,稿都無,一個年級的習作無寫都得,要我這助理小子不斷補寫,只好不斷比我發揮.

可洛 said...

zeiling:
改埋你!

Josephine:
你係寫果個定改果個先!?

阿銘:
你咁感同身受,你是做什麼工作的呢?

phyllis said...

嘩!簡直將咁多年積積埋埋的憤怒和痛苦一次過說出來!謝謝你替我們申冤!

阿銘 said...

現在是做教科書出版社

Claudia said...

講得好!
但可洛你不是自由人,脫離了這一行嗎?

Josephine said...

我係負責改那位!

chunchun said...

死火,我也是一個常常會寫錯字和寫漏字的人。

zeiling said...

改我者丁!

可洛 said...

Phyllis:
類似的你都寫過啦,我們一定要努力改變大環境。尤其是編輯代筆問題,我認為是整個出版業的致命傷。

阿銘:
這工作一點不容易啊,做了多久?

claudia:
我現在跟Sunny組成ala studio,全力幫人改文呀慘……

Josephine:
同路人!不如搞個香港編輯協會,爭取權益,抗拒這種文化。

chunchun:
沒問題,只要唔係我改。

Zeiling:
多嘴!

Josephine said...

我曾為一本翻譯書「改」稿,後來更得請人重譯,但老闆說譯者是有頭有面的人,無論如何,都要出她的名,要為替重譯的人的身分「巧立名目」。話說那位有頭有面的人已譯過很多著作,我翻看她的舊作品,發覺文筆沒有大問題,我的結論是:她遇到很好的編輯!這些編輯真可謂無名英雄。

阿律 said...

有時事情知道得越多便越心寒。究竟那些流行小說的作家們,有多少能夠寫出像樣的文字?

chunchun said...

可洛,我想請教你一個詞語,尋日我幫阿SIR打左一篇演講詞,有一段內容係咁樣?︰

以上四名人士堅毅救人,不畏危難和同心?力助人的表現,高度體現出人性高崇的品德。在此分別頒予四位人士嘉許狀及優良表現紀錄,以資表揚。

我後尾當左自己係編輯,改左佢個“資”字,變成以茲表揚,但係後尾佢又改番我,寫番以“資”表揚,究竟邊個先至??定係兩個都通用?,我網上搜尋過兩個字都有人用。但我後來睇過果張獎狀都係用呢個“資”喎。冇理由連獎狀都印錯字掛!

THANK YOU

可洛 said...

Josephine:
編輯是香港出版業停滯的幫兇……

阿律:
還有更多叫人心寒的事呢……

chunchun:
這時候,查查字典是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