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June 2006

還是下雨。
祖母八十歲,因為肝病,患痛症,情況跟媽媽差不多。
她走路愈來愈慢,我們正商議為她預備一輛輪椅。
雨天路滑,我們從老人院接她到酒樓去,飯後走路回家,
路程從前每天都走,但現在來回往往要花一小時。
我走得快,常常停下等待她,雨從傘沿落下,
朦朧了爸爸攙扶她的身影,有時錯覺是從前的景象。
想來會難過,但已明白這是必然的路,
我甚至能從經驗數算祖母餘下的日子,
是我呢,還是現實本是冷酷無情?

6 comments:

zeiling said...

會停的。

Rainy said...

生命是一種延續

素雯 said...

我祖母的情況也差不多,她在在老人院中等待最後的歲月。
但,總會過的。為她禱告,似乎成為我唯一能做的事。

Nick said...

不如不要數算,不要再理會現實。
不如走慢一點,一直走在她身邊。

可洛 said...

Zeiling:
唔准用依句!

Rainy:
對,所以我真想有自己的兒女啊。

素雯:
就像我所說:這是必然的路。

Nick:
Nicky嗎?回來了嗎?還是在日本旅館留言?

Nick said...

回來了。正加緊update日記中。^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