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February 2006

洗澡

晚上爸洗澡的時候,忽然沒有熱水,我忙替他檢查電熱水爐。初步檢查結果是熱水爐沒電了,於是我忙更換電池,可是電池換過後卻仍未有熱水。用過沐浴露的爸惟有拭乾身子走出來,一同跟我擾攘了大半小時。

還是不行……未洗澡的我,只得燒一壺水,帶入浴室拭抹身體。涼風從窗子吹進來,有點冷,我快手快腳地抹濕全身又抹乾,沒洗頭。從浴室走出來繼續謄改學生的作文,爸死心不息再試一次,這次熱水爐運作的綠燈竟亮著了,我到廚房察看,看見熱水流到盥洗盤,熱氣冒上來。身體本來就抹乾淨了,但我還是回到浴室去,打開水龍頭感受熱水流在手掌的炙熱感覺。我的家很小,沒有房間的我,從小就愛躲在溫暖的浴室裡,一邊感受熱水的觸摸,一邊開拓想像的世界,洗澡已經超越了清潔的層次,像一個每天都得舉行的儀式,讓我的生活得以完整、升華。

4 comments:

Silverbell said...

浴室好似個後花園, 可以收藏好多好多秘密, 亦都係舊時細蚊女, 俾阿屋企人鬧完, 唯一可以匿埋"避靜"既地方。

沐浴的層次可以提升, 一支正既沐浴露是個好幫手。可惜, 香港可以買到的shower gel 的香味太大路, 總要加入大量刺鼻又攻喉的香料, 真正果香而又無添加的, 卻貴到離晒譜, 如果厭了 "霸道"的薰衣草味, 可以試試梔子花 (gardenia) , 味道清淡, 男生應該會喜歡的。

aki said...

你的新書是否在書展出啊??呵。
今天才知道你前幾天生日呢,生日快樂。呵呵

素雯 said...

記得讀書時期你曾寫過一首詩,關於洗澡,你還寫熱水漫過身上時的感覺。對吧!

可洛 said...

Silverbell:
謝謝推介,浴室也從來是我唯一可以匿埋"避靜"既地方。

aki:
謝謝你。新書會在三月出街呀!

素雯:
你記性真好!只是那首詩都不知哪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