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February 2006

偏離

星期六下午,又在書店裡泡。我想站了有一小時,讀霍金的《果殼中的宇宙》,十句有五句不明白,但也沒所謂,我享受這種謎語一樣的論述,享受腦袋思索一些不著邊際的事物時的寧靜。這星期忙得很,但說不清自己忙什麼,一個一個問題從電郵傳過來,我一一思索,一一回覆、一一建議,一一追問,惘然間有一份雀躍的感覺,相信SunnyEricKarden也有類似的體會吧?

跟Karden一起到太子找文具店,選紙。我想起在皇冠工作時,用來用去幾乎千篇一律的紙(80g白書紙、封面190g雙粉卡),竟把我對紙的敏銳感磨平了(或許從未敏銳)。當我摸著捏著厚薄不一、質料不同的紙時,我好像摸到一些生活的質感;薄如紙的生活,究竟可以承載什麼、讓人看穿什麼?

Karden病了,看著她皺眉的表情,我真怕她會在下一秒鐘倒下來。知道她有很多憂慮的事,在她面前大概我的問題都不算問題了,我可能永遠無法明白,怎麼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生命需如此沉重不可?離開咖啡店,走在擠擁的旺角街頭,我們希望保持直線前行,可是在引力下時空都是彎曲的,那麼我們朝目標向前的時候,會否不知不覺偏離了那本來就隱約難辨的軌跡?

2 comments:

郭靛 said...

我早就想在圖書館借《果殼中的宇宙》(附插圖版本),可是去了很多次都借出了,後來索性在網上查看圖書記錄,原來多半都是不書架上。借過其他(時間簡史),跟你一樣,十句有五句不明白,哈哈.......但還是覺得很有趣。後來,我趁一次回大陸,在書城買了附插圖版本的簡體版,嘻嘻??只是RMB42!一樣,有插圖都會十句有五句不明白。^_^|||

另外我想說,我從不覺得,摸摸一張紙就能說出幾多磅紙、或是隨口說得出一念紙幾多錢,是對紙的敏銳高的表現,那不過是印刷佬要熟的事。反而,看到閃、啞、粗、幼、繽紛精彩的紙辦,就能想像到怎樣用,配合什麼印刷技術得出怎樣的效果,會更難得。
所有我好懷念那班紙行sales,他們就像聖誕老人,來派「繽紛」。:P

可洛 said...

我看的就是簡體插圖版,十分精美。不過當中的道理都不是我和你可以明白呢……
我不是說摸摸紙就得出資料才算是敏銳,想到怎麼用當然是很重要的啦!但我指的是紙在我什麼都不懂的時候,是多麼純粹,多麼跟生活相關,有氣味、有顏色、有質感;相反在工作時它就成了死物,在舊公司更是千篇一律的死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