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October 2005

兩本書

我家的書架上,曾經有兩本書,它們後來消失了,又重現,復消失。
兩本書你都會聽過,《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看不見的城市》,
作者同樣是伊塔羅.卡爾維諾,被稱作小說魔術師的人。

這兩本書我一度借給了朋友,還回來再借,結果就不翼而飛了。
我不得已買回來,在車上翻翻,重拾第一次打開它們時的樂趣。
我詫異地發現,卡爾維諾在《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第一章裡,
反覆地提起「樂趣」這回事,這是我從前沒留意的。
有人問我,怎樣才是好小說?怎樣的小說最動人?
這些我都不會回答。我們寫作,太重視讀者,太放下自己。
如果寫作不能帶給自己樂趣的話,就不寫好了。
卡爾維諾就是在小說敘述藝術中找尋樂趣的人。

雖然這兩本書都不再叫我驚喜了,但它們都必需在書架上,
只有樂趣叫我們繼續寫下去,並且愈寫愈好。


2 comments:

charlotte said...

你看完這兩本書了嗎,好不好看呢
最衰你借左比人啦,要不然借來看看

可洛 said...

這兩本書我已經買回來了,但不再借人!免得再次失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