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October 2005

十年後,跟預想不同

跟舊同學聚面,談到大家如何認識,想起來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十年後,我會是個怎樣的自己?大概早已習慣工作消費工作、
或者理想已經全然湮沒,跟太太和孩子去自由行了。
又或者我會因為加班工作、極度的生活壓力而英年早逝。
好運的話,會繼續在貧窮的社會底層掙扎,世襲的貧困會延續下去,
生活過得剛剛好,很穩定也很悲哀。

這些未來,並非我虛構出來的,
在彼邦的日本年輕人,大部分都是這樣想。
從前充滿希望和機會的世界已過去了,
當時富起來的人掌握了大部分財產,
在教育、工作上佔了優勢,企業精簡架構,
除了全公司一二個管理層得享高薪,
其餘百分之九十都是工資跟工作比例不相稱的基層員工,
向上晉升的階梯已不復見。這一切,在香港都已經上演了,不是嗎?

接受嶺南大學某刊物的訪問,談夢想。
我斬釘截鐵地說,我的夢想不是寫作和出版。
我是幸運的,早在大學二年級,就找到自己的理想,
實行過、失敗過,現在計劃重新開始。
其實離開舊公司後,我開始實行新計畫,
結果我得進入齋戒期,現在戶口的餘額令人擔心。

為了實踐這理想,我到銀行和各式辦事處碰釘子;
學習新事物,嘗試掌握自己從來最弱最白痴的常識。
計劃比預期進度慢了半年,壓力一天比一天增加,
究竟可以撐下去嗎?可以出糧給協助我的人嗎?我不知道。
唯有多接一些freelance、寫作班,可以的話我都會做。
從一開始的時候,我就跟自己說:「無論遇上什麼困難,都不要放棄。」

沒有人可以幫助我,而我也明白身邊的朋友,景況可能也差不多,
我只能說:是戰友、是同行的競敵也好,彼此努力!
如果櫻木花道沒有流川楓,進藤光沒有塔矢亮,將會很沮喪痛苦。
我只希望十年後的自己,跟預想的不同。

6 comments:

?一 said...

師兄,那夜你來的icq,又鼓勵著我去寫了。我的理想很多,要達到不太易,不過,我想就是因為達到不太易,所以才可以叫做理想。我們每個人都不知鼓勵過別人多少次,也不知給鼓勵過多少次,可能也自我鼓勵了很多次,有時鼓勵會失效,因為理想仍然很遠,但我仍然喜歡鼓勵和被鼓勵,因為這至少更我不會忘記我有一個還未到達的目的地。

Rainy said...

  十年後的你當然跟預想的不同啦!除非你是先知。
   試想下當年16歲的你,可會想到今天26歲的你,是如何生活嗎?
  那天我不是跟你在ICQ上說過:「唔好再俾任何負面情緒影晌,我們都要好好地生活,先解決了今天,明天一定會更好!」
  如果將人生一分為二,前半段的人生哲學是「不猶豫」,後半段的人生哲學是「不後悔」。生命也有保存期限,想做的事該趁早去做。
  一步步向理想進發,正如你說,縱然在實踐的時候荊棘滿途,但是一路上仍知道走的人不只你一個。或者最終理想都未能達到,但是最起碼我們對於它「不猶豫」,老的時候也「不後悔」。
  當然要實現理想,經濟支柱也不可少。朋友,努力吧!

可洛 said...

?一:
對呀!互相鼓勵啦!

Rainy:
猶豫都要向前行架啦!後悔都要做架啦!

Karden said...

「其實離開舊公司後,我開始實行新計畫,結果我得進入齋戒期,現在戶口的餘額令人擔心。」這個我同你一樣呢!
真的太明白這點,不過我得忍一會,好快事情就會轉好了,我跟自己說,而家猛催眠自己就快脫貧。我又開始找工作了,我都是找些freelance呢!而且還在實行一些窮人守則。
D野灰到盡時就會正面了。
不要說十年,我只想自己十天之後,自己都會跟預想的不同就好了.....

眼訓仔!你也要加油呢!睇好你呀!
我在對眼訓仔說話呢!可洛!哈哈

可洛 said...

每十天進步一次,很不錯啊!
我從來不會用個「灰」字,灰什麼?世界色彩繽紛,就算面對困難,世界還是美麗的。「灰」的只有人心吧,但我從不覺得。
我都知道你在實踐想做的事,如果可以幫助的話記得通知我。

你咁鍾意同眼訓仔講野?
但佢總係訓左唔理你喎!

芒月 said...

不放棄
總可留下一點盼望

要是放棄了
就什麼都沒了

一個沒理想的人跟鹹魚沒兩樣

加油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