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October 2005

讓精靈起舞


內地作家王安憶的作品中,最為人認識的應是《長恨歌》了,這小說最近更被改編成電影,搬上大銀幕。然而我最喜歡她的短篇小說〈閣樓〉,這小說收錄在同名小說集裡,描寫一位執著於節源研究的科技人才,四處奔走推廣他苦心鑽研出來的省煤鍋爐。可惜從機關部門到長街小巷,他處處碰壁。更糟的是,他發出去供人參考、意圖取信於人的鍋爐設計圖,竟被不肖份子盜用,製造出劣質品現身市面。最後不求圖利,只為理想的他,還是擇善固執地,繼續沿鄉挨鎮宣揚他節約能源的理念。

小說帶出的並非艱深的道理,而是理想與現實的衝突,也就是我們每天面對的窘局。有一次,在街上聽到一對父女的對話。小女孩大概從學校裡認識了發明家愛迪生,一路上興致勃勃地提出有關發明和科學的問題。
「發明家都是很窮的啊。」爸爸回答說。
「為什麼?」小妹妹很驚訝。
「替發明家出售發明品的人就能賺錢。」
「把發明的東西賣出去,不是有錢嗎?」
「賣不出好價錢的。」
「那麼什麼是易燃物品啊?」
……

這小女孩的理想,未必是發明家,可是我不禁想,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她的好奇心和對科學的興趣,某天一定會消逝殆盡吧?我想不起自己上次尋根究底地發問,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原來不知不覺間,自己早已失去了好奇心和探究的精神,尤其是出來工作以後,在思想上逐漸跟那爸爸不謀而合了。

每當我在生活和理想之間,感到舉步維艱的時候,都會翻看〈閣樓〉的其中一段,鼓勵自己。這一小段描寫故事中心灰意冷的科技人才,在深夜鑽進充作研究室的小閣樓,點起自己的省煤鍋爐,「火苗包圍住他,映紅了熏黑的椽子,火花在椽子上閃爍,照亮了那一個幽黑的三角的屋頂。而這時,他的身影陡地升在三角形的屋頂上,頂著那一根朽壞的脊檁。屋頂帶著他巨大的身影升高了,閣樓空闊起來,變成了一座殿堂,有著紅色和黑色的精靈在舞蹈。」

2 comments:

Eric Lui said...

可洛師兄
閣樓我沒有看過,但一向喜歡王安憶的文字。(有些不認同她的人,正是覺得她的文字累贅。)然而我覺得《長恨歌》是我暫時看過的王安憶作品中最好的一部呢。

明天(10月19日)星期三上午在中文系會議室有詩會呢,時間是1030-1230,到否?

SouSou said...

可洛:

今年王安憶在嶺大擔任創作課的客席講師,在十一月一日,將會有一個王安憶主講的講座。詳情可留意:

http://www.ln.edu.hk/lingnan_event/lingnan_events.php?id=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