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May 2008

最怕改壞名

每次告訴新朋友名字,都得強調是「洛陽」的「洛」,否則他們會想到「樂」字。對於不認識「洛陽」的人,我會說「三點水加各字」或是「落車的落減草花頭。回憶裡,我曾問過媽媽,為什麼自己的名是「洛」而非「樂」,她說名字是她起的,爺爺本來想我叫「梁偉樂」,但她反對了,大概在我們出世以前,她已經決定要用河流為我們命名,於是她把「洛水」的「洛」字用在我身上,三年後為我妹取名「淇」,同樣是中國一條河的名字。

水為財,中國人莫不喜愛。不過媽從沒跟我提起這個想法,她反而告訴「洛陽紙貴」的故事,從那時起我便認識到一篇好文章的價值,不止在於當時人手一卷,價值連城,在後世仍然能滋潤人的心靈,不為時間的長河沖沒。我說文學創作是自身的本質之一,可以從這名字裡看出來;之外,似乎左思對榮辱名利的輕視,專注文學創作的精神,也隨著這名字植根在我個性裡。

這樣想來,我常常渴睡,可能跟取名sleepylok有關……

3 comments:

ChunChun said...

是這樣嗎?我還以為你是因為自己常常渴睡所以才將自己取名“Sleeplok”

小man said...

“可洛”和“sleepylok”同你真人幾夾呀。

zeiling said...

頂丫, 咁我今次lai野係唔係因為有人叫我"屎玲"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