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December 2007

妹妹

妹妹最近讀我的小說,印象中這是第一次,她讀我寫的東西。她讀《她和他的盛夏》,連一張插圖都沒有的小說集。她畏字。平時她只看漫畫、女性雜誌和youtube上的台劇。早前因為新工作環境,午飯時間往往只有她一人,所以她就攜著我的書在飯後小讀。她花三日,看罷〈泡一杯盛夏〉。她不大喜歡結局,覺得它有點草率,有點馬虎。她覺得奇怪,為什麼小說中的「我」找尋老伯一段,寫得這麼仔細,這麼詳盡,但結局,尤其「我」跟女角分開一段卻寫得那麼少,老伯的下落也語焉不詳。我問這些重要嗎?還是找尋老伯的過程更重要?她想了一下,卻沒答我。

她有自己的想法,於是有自己的世界,儘管它細小。小時候,我們玩在一塊,有時她跟我玩機械人、下棋、打「街頭霸王」;有時我跟她玩娃娃。我們的娃娃都有名字、都有個性,日子久了,就有屬於它們的歷史和世界觀,這些,大抵是我所賦予和建立的,而我並不自覺。妹妹的創作力較弱,她常處於被動的位置,並不擁有建構自己世界的機會。很多時候,她就活在別人的框架裡,在裡面加添一點什麼、改動一些什麼。在世界的創立上,我剝削她,但同時也跟她一樣,被人剝削。我們置身的世界,從古到今,都是一層剝削一層的,但剝削者的力量不在權力或財力,他們握有創作的力量,訂立規則、架構秩序,剝削以這些規則賴以為生的人,在下的人,只有在他人設計的藍圖上修修補補的份。

有時妹妹修補的行徑,會豐富了娃娃的世界,我享受這種互動的過程。
我愛我妹妹。希望自己的書,能激發她更多的想法。


4 comments:

小man said...

《她》的〈泡一杯盛夏〉是最令我深刻的故事,我以為自己看著茶道書。我喜歡這個結局,因我會再延續去想這個故事,留一點空間給讀者吧。
講開創作,最近識了一位朋友為機構設計利是封,有些構圖色彩雖是美麗,卻被機構說不似新年,即是桃花、桔、福字樣之類...限制了創作~唉~我較喜歡繪畫多於設計...正考慮投畫給月台。

Iris Chow yee ting said...

可洛先生:
最近看了你的作品《繪逃師》,我特別喜歡《幽暗城市之Taxi》,故事很寫實很好看。很期待你的新小說出版呢。

靖 said...

也不算是剝削她的世界觀吧
有些人就是不喜歡世界要由自己創造,喜歡在別人的世界構築小空間成為自身的世界

可洛 said...

市井小man:
來投稿啊!明年起有稿費了。

Iris:
你好,謝謝你。新小說月底會出版了,留意下啦。

靖:
你說得對。你又是哪一種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