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August 2007

樹猶如此,人何以堪?

九龍公園裡有二百年歷史的細葉榕倒下,康文署高級事務經理蔡念祖相信,原因是九八年九龍公園重建工程削去榕樹部份樹根,加上近日強風吹襲,終令大樹倒塌。

康文署表示,署方去年底發現樹王情況轉壞,曾委託內地和外國專家診斷,發現根部感染「褐根病」,受真菌感染,於是施以藥物,目前情況受控。有關搶救樹王的措施可見這裡:http://hk.news.yahoo.com/070813/12/2dhz5.html

雖然康文署承諾「盡力拯救餘下的大榕樹」,但這則新聞仍然叫人難過和憤怒。樹王倒塌,其實是整個香港發展的縮影。公園重建工程進行前,沒有做好對樹木(尤其是樹王)的健康影響評估,或者做得並不足夠,更沒有措施保護大樹,好使它避過工程帶來的傷害,而是等到大樹倒下,才想盡辦法搶救。

二百年歷史的樹王遇到這樣的對待,何況社會上比其年輕得多的建築和社區?

在我眼中,觀塘是一棵老而彌堅的大樹。雖然我從來沒有在那裡住過,但自小在藍田長大的我,不但會穿越觀塘到牛頭角舅舅的舊居,還常在觀塘市中心流連和閒逛,裕民坊的麥當勞是我第一間光顧的麥當勞;我
不少心愛的玩具,也是在臨時市場的小攤檔買的;我還記得香蕉糕的甜味,儘管這不是觀塘特有的零吃,但我卻是在這個又小又髒的社區裡首次嚐到。

觀塘重建計劃,毫不意外會是利東街的
翻版,而是更大規模。利東街街坊多年來賴以生活的社區網絡像樹根一樣遭工程破壞,而觀塘重建區內的小商戶、巴基斯坦裔居民、印尼華僑和潮州人,將面對同樣的命運。近年,因為教寫作班我又回到觀塘去,雖然由裕民坊到學校要走十五分鐘以上的路程,但無論日曬雨淋,我都沒有坐過一回車。走在路上,會看見毫不起眼但又親切的小商舖,大馬路旁的小街會意想不到地找到水果檔,然後往往有一班印巴藉中學生走過來,嘰嘰咕咕的不知說些什麼,或者跟我一同走入七仔買o野,一切都好像可有可無,可是我卻說不出理由的深愛這個混雜的社區,小時候沒有察覺

在「觀塘重建的社會影響評估報告(第2 階段)」中,政府對社區網絡的理解包括
託管子女、團體支援、學校、醫療支援、網絡是有關子女/親友、宗教支援、社會服務機構、介紹工作支援等多個範疇,於是「紓緩失去社區網絡的方法」,就得出了這樣的結論:「研究如何在觀塘市中心建立社會企業,達致鼓勵保存和重新建立社區網絡」,可是我們誰都知道,在未來的APM式大商場和豪宅叢中,是沒有建立社會企業的可能的。九龍公園重建工程,奪去了樹王生長的空間,於是樹枯萎了。同樣觀塘重建後,大企業會奪走現時居民長大的地方,報告預設他們都會搬到公屋去,自小長大的觀塘市中心再與他們無關;而社區失去鄰里互動,還有小商戶以人為本消費方式,換成連銷商店冰冷的客戶消費模式,社區網絡的根就會枯掉,社區也會死亡。

我同意改善重建區一帶居民的生活條件,可是我們不能像對待樹王一樣,在重建的過程中任其枯死,然後才急忙找尋拯救的方法。

延伸閱讀:評"觀塘重建的社會影響評估報告(第2 階段)"

2 comments:

yuenyan原人 said...

官塘保留的正正只是這棵幾棵在裕民坊公園中的老榕,人去樓空。
社區現在已起了變化,昔日的巴基斯坦伊斯蘭教育中心已經不見了,只餘大門遺留膠牌下的痕跡。:<

活在觀塘
http://kwuntong.wordpress.com

可洛 said...

原人:
你好,謝謝你的留言,我希望可以跟進更多觀塘重建的事,如果有消息請通知我,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