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April 2007

陽光很好

「在巴士上我忽然想,不如到新田圍去走走吧,今天晴朗的天氣,跟當年會考的日子很相似」,在茶餐廳午飯時,我這樣說。跟你相識已經十五年了,所以當你說:「好啊,吃完飯就去吧」,我一點都不驚訝。

陽光很好,和暖而刺眼的。我們步過城門河,從新城市廣場走路到新田圍,跟十年前一樣,不過路是掉轉來走了。在豐盛苑往新田圍的斜路下,我們抬頭看見母校。我說在這裡的五年,是我最快樂的日子。如果我的人生只能保留一段記憶,這就是我最珍視而不願失去的。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日子就像一道慢慢流淌的河,而我是一顆滑入河裡的石頭,巖巉的輪廓在不知不覺間,被打磨成圓滑的樣子,今日的我。

不知什麼時候,學校的外牆髹上一層新油,不再是從前樸實的啡色了,換了比較活潑的天藍色,彷彿跟藍天連成一體。我們沒有走入學校,都不期望會在裡面遇上熟悉的人了,就靜靜地坐在校門外的火焰樹下,淡淡的樹影在地上、我身上擺盪,這就是〈在燒焦的日子呼吸〉最後一段的場景,連你也
可能知道的秘密,我那刻的心情,跟柔和明媚的陽光相反,是一種經歷了十年生活和文學洗禮以後的蒼涼。其實你又何嘗不是呢?這十年,你由私人屋苑搬到公屋,父母離異,工作從來沒有順利的,外面的世界好像都不及這裡平凡的風景,我們都拒絕長大,還是我們根本就長大不了?只願你一切安好。

我從來都沒有離開這裡,單是我們錯過了那七十一級石梯,也令我事後耿耿於懷。明天,我就要展開新的旅行了,且看我可以把這裡的事放下多少,又重新發現多少。


2 comments:

沙循人 said...

沙循的日子
真的非常叫人懷念

mau said...

可洛兄~很久不見!一黎就見到沙循張相!!o0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