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April 2007

靈魂的底片

如果說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詩人,當然是假的;但如果說每個人都可以寫詩,卻假不了。

到中學去教新詩創作,不知不覺已經四個年頭,學校開辦的新詩課,課節很少,我從前一直以為,用四、五節課讓學生從零開始認識新詩,進而創作,近乎一件不可能實現的事。今天我又讀到學生的詩作,收到這份功課時,我們才上了一課,還未觸及創作的邊界。我叫他們寫出自己心中的詩,唸預科的他們,語文中規中矩,沒有太多閱讀和寫作新詩的經驗,但都很用心的寫,有同學更一次過交來六首詩。

他們寫:
「畢業後/隨著襟花的凋謝/我們也開始忙碌起來/多久沒有相見了」、
「用力地把你的手/甩開/連同我對你/最後的一絲眷戀/一併遺留在原地」、
「喧嚷的世界依然沒有靜下來/銀光此時伴隨著萬物/它旁邊閃爍的寶石/卻漸漸離去」(光害)……

我花了一個下午細讀,他們的作品難免像散文,難免幼稚,但也難得率真。他們寫友情、親情和戀愛,寫心靈的灰暗和壓抑、寫對這個城市的失望、寫內心嚮往的平靜境界。我赫然發現他們不知道詩是什麼,但他們卻寫出了文學永恆的主題,這些不會在他們平日耍樂和學習時正視的潛藏物事,竟不約而同地出現在他們的詩裡,是什麼力量推使他們這樣做?

或許是多年來的倒模式教育,但我更相信是詩的力量,讓他們在下筆時,細聽
自己的內心,正視那些一直被忽略,但又真正關心的事物。原來真的每個人都會寫詩,而每個單字就如一滴純淨的水,當單字串成句子,句子匯集成段落,就能沖刷我們靈魂的底片,使內裡隱含的景像浮現出來。什麼時候我把這些忘記了?要他們的詩來提醒我?

出發去旅行前,還有兩節課,我會用心教下去。

5 comments:

carolomo said...

單純地喜歡寫詩

詩叫人自由

Anonymous said...

寫得久有時迷亂.要回復到那種單純的喜歡寫詩,有時也很難.

但,不是有旅行嗎?可能輕易的就重拾了.


雨希

可洛 said...

carolomo:
好久不見了,你也寫詩嗎?

雨希:
你說得對。我希望自己可以寫得輕鬆一點。

carolomo said...

其實我常來這裡呢
只是沒有留言而已

有寫啊 是文學課的習作呢
還有感到迷茫時 都會寫詩

可洛 said...

Carolomo:
你在唸書嗎?寫詩有沒有拿去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