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April 2007

無盡的故事

看罷洛比桑(Luc Besson)《迷你魔界大冒險》,我們在銅鑼灣白沙道一帶流連,我說啊這電影,令我想起另一齣久遠的戲--《魔域仙蹤》(The Neverending Story),這是我記憶裡第一齣到戲院看的電影。其實只要翻查一下,就知道我同樣在戲院裡看的《最佳拍檔》(1982),要比《魔域仙蹤》早兩年(1984),但我卻只記得在漆黑裡看後者時,內心隱隱的惻動,現在回想起來,就像那刻我的心門被打開,連帶空氣和微塵一同翻動,從最微細處改變了我很多年,而我渾然未覺。

電影的細節我想不起來,只記得主角從書店裡得到一本又大又厚的故事書,在學校的雜物房裡翻閱起來,被書中的歷險故事深深吸引,他透過閱讀,跟書中主角經歷凶險和絕望,同哭同笑,並聯手阻止空虛把一切吞噬,
成為異世界的救世者。而我,是另一位讀者,跟電影主角細讀那本神奇的故事書,彷彿成為戲中一個無形的角色。

走過所有的霓虹燈,穿過時代廣場巨大的電視屏幕,我又說啊
忘了在哪裡讀過,《魔域仙蹤》的作者慨嘆80年代電視、電影、電玩等新式娛樂媒體興起,人與書本漸漸疏離,年輕一代不再閱讀和幻想,於是想到藉著這故事帶出閱讀的重要性。這想法固然是矛盾的,難道我們又會相信《哈利波特》會叫兒童更愛閱讀嗎?結果《魔域仙蹤》上映時大賣,多少有違他的原意,但他一定不會知道,至少他改變了一個孩子。電影中天馬行空的想像、讀與被讀的身分錯置、故事裡有故事的敘事架構,對當時只有五、六歲的我來說,是精彩絕倫又沉重的,這一切帶我走進閱讀和寫作的世界,令我相信書寫和故事的力量,而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5 comments:

粒水大師 said...

我對《魔域仙蹤》有一點印象,記得那似狗多過似龍會飛的怪(聖?)物叫科卡,有石頭人(石頭人是吃石頭維生的),也有其他古怪的角色。但相比起《魔域仙蹤》,我更記得《魔幻迷宮》(Labyrinth,1986),爭分奪秒去解謎,不單要有勇氣和智慧,還要有愛,我記得小時候的我至少看了這齣戲兩次呢。

市井小man said...

會看「羅拔臣神奇家族」個隻恐龍^0^。
那對昆蟲蝴蝶漂亮?

可洛 said...

Sunny:
那狗頭龍叫科卡嗎?我忘了。科卡和石頭人真是經典啊!《魔域仙蹤》裡面談到虛無吞噬世界,其實到20年後的今日仍不過時,虛無甚至比從前更強大了。《魔幻迷宮》我在電視上看的,印象最深刻是戲裡有一班侏儒,當時我不敢相信世上真有這樣的人。

市井小man:
關「羅拔臣神奇家族」個隻恐龍咩事呢?

市井小man said...

其實卑張poster欺騙了! 都ok好。

Anonymous said...

我開心竟然有人記得這兩部戲,我是在電視上看重播的,還記得最後一幕要考驗小男主角的勇氣,要跳下瀑布才可以回家 - 做事是要小男主角學習成長和愛惜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