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January 2007

我喜歡的女孩

記得還念中學時,不論是暑假躲在渡假屋狹小的房子裡,還是在酒吧大玩大話骰後累極灌酒的時候,只要幾個朋友坐在一塊兒,總會扯談著無聊的話題,像受制於某條定律的約束,自自然然就會談到擇偶條件上去,似乎大家都在試探身邊的朋友,看誰會對自己這一類型的人有意思。那時的我,還能就外貌和性格列舉特點,長髮的、短髮的,架不架眼鏡,清純玉女還是性格獨立的男仔頭,幾乎無關勇氣,甚至自知之明,總能輕易說出怎樣怎樣的女孩一定看不上眼,現在回想起來,還真像財經分析員,對投資產品評頭品足,輕率判斷那類產品不可納入投資組合裡去。

幾次戀愛過後,我就發現自己一次又一次推翻從前的話。今日,若有人再問我
擇偶條件的話,我只能說「我鍾意佢就會覺得佢好架啦」,這話看來很玄,卻又真率得可憫,我漸漸相信,任何一個女孩我都可能愛上,這跟一個人的好與壞無關,就像我從不會認識一個地方的壞,如果我只是匆忙的旅客;我甚至曾跟患抑鬱症的女孩一起,嚐過那因經常服藥而變苦的唾液的味道。

我總是相信《繪逃師》〈海月軒〉裡所寫的,讓某個人衝進自己的生命裡,而你根本無法預期那是誰,又是個怎樣的人。如果仍硬著要列出一些
擇偶的條件,今日穿梭在鬧市的邊緣,流連最僻靜的街道,偶然鑽入書店的我,可能會選一張乾淨的臉,這使我聯想到健康,身體及至心靈上的,可能這正跟本質的我相反。

我又回到中學時代的渡假屋房子裡,冷氣機傳來低沉的隆隆聲,被褥散發霉味,距離天亮還有曖昧的時間,大家輪流說出自己的
擇偶條件,這時我偷望暗戀的女孩,終於輪到她發言了……我希望從她的話裡找到一點自己的影子,然而卻只能看清她那半邊給柔和月光照亮的臉。

3 comments:

Nicky said...

EXACTLY!今時今日會發現身邊最理性的朋友可能同女友拍拖兩個半月就結婚...有時戀愛真係無得預計。

市井小man said...

有冇讀過一些詩或文章是描述“暗戀”這種心情呢?曾經寫左篇1萬字投稿比賽,編輯說我寫不出作者對男主角暗戀的情懷和感覺。可能,自己對暗戀這回事已經麻木了...o_o!

可洛 said...

Nicky:
係,我都有這樣的朋友。看來難以置信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可能又覺理所當然。

市井小man:
我覺得暗戀挺難寫的,在讀者看來,最暗的事情都最明不過了,要令讀者也讀出那種「暗」,似乎並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