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January 2007

過去十天

23日
平安夜前一天,到朋友家裡為明年一個展覽的事忙,菲僱開門,她的房子比我家大上一倍,開闊的窗可以望見維港和中環,IFC自然地成為靜物畫的焦點。我跟在她後面,走過狹短的走廊,經過兩個房門,來到她的睡房,裡面有張雙人床大小的單人床(矛盾嗎),午後的陽光擦亮了房子一角,木書櫃像一尊潔白的雕像,又或是
冬日裡抱著書的沉思者,而我從沒有自己的房間。

客廳天花兩盞碩大的水晶燈,比我家的慳電膽明亮、剔透多了。我幾度看著它們發呆,直到朋友接到父親的電話,我才知道原來她的父母早已離異,家裡只有她、妹妹和菲僱三人。我再次抬頭細看那水晶燈,儘管它在夕陽下閃亮如黃金,但我忽然很想念自己的家。

離開朋友的家,我到旺角流連,找一張父親曾經說過喜歡的唱片……

24日
呆在家裡,晚上父親跟一位女同事到尖沙咀去了,家裡只有我一人,關上電視就不是節日。十二點父親還未回家,我用SMS跟朋友說:這是二十多年來首次發生的事。

25日
繼續呆在家裡,寫作。

26日
跟家人吃自助晚餐,然後到馬鞍山跟朋友聊天,我們到茶餐廳喝奶茶,而這杯是我當天第三杯奶茶,結果整晚無法入睡,瞪著眼迎接天亮。

27日
拖著疲累的身心,再次到朋友家裡忙
展覽的事。幾次在電腦前打盹睡,加上電腦運作愈來愈慢,教我頭痛不已。晚上回到家裡,繼續工作;面對著彷彿永無止境的「loading」畫面,我想到趁這個空檔更新日誌,卻發現已經上不到網了。

28日
看《陽光小小姐》,兩位朋友曾極力推介,可能是這樣的緣故,反而沒有太大驚喜。晚上吃一頓意大利菜,算是給自己的小小獎勵。

29日
中學同學結婚請飲,自己的人情世故其實很差,但難得仍有一班不離棄自己的朋友,
整晚並不好過但也十分感恩。

30日
到皇后碼頭參與聚會,朗誦詩作。然後跟Person進行一年一次的長征,由九龍塘走到尖沙咀,過去幾年,我們在路上談的都多是工作和創作上的事,今年話題又回到感情問題上。人與人的相識真的奇妙,有些人如中學同學,相處多年,有如親人,但其實並不相知相交,只不過因一些原因被安排在同一個生活圈子裡;但有些人忽然衝進生命,短時間內就親密起來,儘管他們同樣會在某天從我們的生命裡退出,但那段相交的時光總叫我們學懂人生的某些
課程,兩者都難能可貴。

31日
到南丫島參與
花苑家裡的派對,全場都是做設計和動畫的人,只有我一個文字人,我們行山、玩Wii、喝酒、唸詩、看星、賞月、聊天,跟大鐵和小鐵玩耍,最後在月下迎接2007的來臨,我不會忘記在海風吹拂的星空下,大家躺在天台,舉腳歡迎新年的情景。

1日
給2007年南丫島的陽光喚醒。



6 comments:

青定 said...

很好的十天,真開心。
或許看別人的總是覺得比較開心,但我真的覺得你這個年過得不錯。

ka said...

既然係咁, 下次睇戲不如在上畫後一星期內睇啦.

silverbell said...

關唔關我穿了劇情事呢呵:p

對於友情的淡入淡出,我o甘大個人,還未曾學懂,仍會為朋友不常與我往來而氣餒。友儕間曾共同經歷成長,到是但一方後退,消失,繼而感覺不再如昔,總教我不知所措。你的說話較積極「那段相交的時光總叫我們學懂人生的某些課程」,應該要學懂雲淡風輕,聚散有時。

市井小man said...

煙火、花虛、湯圓+意大利粉、麥記雪糕、綿綿白雲、寫畫、安眠。

chunchun said...

小時候妹妹怕鬼,一定要和我睡,我們睡雙疊床的上層,那是一張單人床大小的雙人床。

可洛 said...

靛呀靛:
這是很難忘的年,過了,相信今年會更好。

ka:
這是你的習慣,唔好意思抄你o既。

silverbell:
「學懂某些人生課程」出自我朋友的口,至於「雲淡風輕,聚散有時」,明明知道,但總是教我措手不及。

市井小man:
似乎很不錯呢!唔知你的畫是怎樣的呢?

chunchun:
單人床大小的雙人床。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