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January 2007

乒乓球拍的兩面 - 《傷城》中的身份錯置

第一次寫影評,純粹有感而發,其實都寫得幾差。
部分靈感來自同齡髮型師,特此鳴謝。

現實生活裡,我們都擁有多個身份,面對不同場合、不同的人,身份悄悄變換,有時連自己也並不知覺,彷彿這是人類生存的基本法則。這些不同的身份,賦予我們權力、財富、地位、名聲、快樂和愛,同時帶來哀傷、痛苦、罪疚和仇恨。《傷城》裡的身份錯置,比《無間道》的正邪對立來得更形複雜,營造戲劇張力的同時,叫人不禁重新思考身份與公義的問題。

電影中的劉正熙(梁朝偉飾)原名陳偉強,他借用別人身份,從澳門來到香港考警察,飾演他人二十多年,當上兇殺組總督察後,悄然進行報復大計,把一切罪名都推到同名同姓的人身上。他玩弄身份,把殺人計劃設計得天衣無縫,卻沒料到反過來被身份玩弄。他的妻子淑珍(徐靜蕾飾)指出疑點,那就是死者(淑珍爸爸)不會開門給陌生人,兇手的身份必定是死者認識的人,這令他的計劃露出破綻,打亂他的部署。及後他打算斬草除根,把淑珍也一併幹掉,但實行計劃當晚卻得知她的真正身份並非仇人的親生女兒。劉正熙兩次被身份玩弄,形勢逆轉,這時才感到自己是多麼深愛這個女人,可惜一切已無法挽回,他把自己的家庭親手破壞了。

在這場身份錯置遊戲中,公義變得蕩然無存。二十年前,當時名叫陳偉強的劉正熙目睹全家被殺的情景,獨自逃到警局報案,卻發現警察跟兇手蛇鼠一窩,從此以劉正熙之名生活;二十年後,成為執法人員的他,一心以報復彰顯公義,但不自覺地變成那班朋比為奸的警察。「劉正熙」這個身份帶給他權力、家庭和進行報復大計的方便,而「陳偉強」這身份卻是他內心仇恨、恐懼和自卑的隱秘。然而即使是這樣,人總不能忘卻自己原來的身份,二十多年來他冒著危險,把小時候在球賽中贏得,寫有他真正名字的乒乓球拍留在身邊,結果被私家偵探丘健邦(金城武飾)發現從而查出真相。

我們以為身份屬於自己,操控在自己手上,然而事實卻未必如此。有時我們的身份不過是他人佈置的,從而混淆視聽,掩埋真相,以達成他人的私慾。同樣是執法人員的吹水sir(杜汶澤飾)包二奶,同事們一直以為這女人是正室,但其實正室在外國生活,這事只有劉正熙和丘健邦知道。吹水sir把聰明的二奶留作身邊,以免她察覺出自己二奶的身份。在玩弄身份埋沒公義的同時,人也必須付出代價,吹水sir得享齊人之福,但這一切同時又帶給他苦惱,時常得以謊話周旋於兩個女人之間,並且被劉正熙和丘健邦抓住把柄。

然而身份真的這麼重要嗎?電影其中一幕,富太在酒吧裡直斥丘健邦拍的照片差勁,無法作為指證丈夫通姦的證物,拒絕付清尾數,丘健邦於是出示富太跟律師親熱的照片要脅,富太無可奈何,付清尾數後警告他要守信用,否則吊銷他的牌照。這時丘健邦說了一句:「超!我都冇牌o既」,諷刺的是,到底是這位無牌偵探查出了兇案的真相。

丘健邦也有兩個身份:清醒機智的私家偵探和醉醺醺的酒鬼。他是劉正熙的老友兼拍檔,但自從女朋友自殺身亡,他以為錯在自己,從此留連酒吧,酗酒成性,以醉酒者的身份逃避現實,得著遺忘的權利。然而諷刺的是,他同樣被身份玩弄,女朋友並非為他而死,她在外面結識了另一個男人,並懷了那人的孩子。自殺當晚男人遇上車禍無法赴約,她以為被對方拋棄因而了結生命。丘健邦知道真相後,曾想過用枕頭焗死已變成植物人的那個男人,然而人畢竟沒有審判的資格,公義也無法透過復仇彰顯。他打消念頭,拋開仇恨,定期替那男人清潔抹身,這時他才真正擺脫酒鬼身份,並接納一段新戀情。

電影的結局,彷彿暗示人總無法同時以真正的身份共處。當劉正熙的身份被丘健邦揭發,必須以陳偉強的面目示人時,丘健邦卻以醉酒者的姿態出現,或許是無法接受好朋友是殺人兇手的事實,也可能是假裝酒醉以免殺身之禍。劉正熙沒法拋開仇恨,等到東窗事發,他被打回原形,失去象徵優越的身份和心愛的女人,變回一無所有的陳偉強。這時的他必須以原來身份面對自己的良心,就像龍應台所言「我們最終極的負責對象,千山萬水走到最後,還是『自己』二字」;公義在這時候終於得到彰顯,這身份變換本是他的精心佈局,但最後卻化成無法化解的困局,把他推到絕望的深淵,只有了結生命才能尋得解脫。

跟劉正熙一樣,其實我們都有一塊乒乓球拍,上面刻有我們本質裡的尊嚴、愛恨、恐懼和卑微。在人生的球賽上,我們究竟是把這一面朝向對方,還是隱藏在自己的一邊?無論我們如何選擇,到最後也將面對那原初的自己,在公義前,也許就只有節拍如急促心跳的乒乓聲。


7 comments:

Sunny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Sunny said...

我覺得寫得不錯呢。戲中打比賽贏得的乒乓球拍本來只有紅色的一面,後來劉偉強另外加一塊黑色的膠,隱藏自己的真實身分。正如你所說,我們用球拍的哪一面去擊球呢?我們選擇哪種身分、選擇當哪個角色呢?縱然看過其他《傷城》的影評,但我認為你這篇不差。來吧,可洛san,在詩人的身分之外,加個影評的角色吧!

irenegarden said...

Dear 可洛,

你已經被 tag 了!!!!!!

廿九几要出新書囉, 辦了一個情話大徵集--
有沒有想過, 在這個情人節, 寫下廿九句送給最愛的情話?

然後再 tag 三位朋友......

相關連結:
http://29s.blogspot.com/2007/01/2007.html
http://lazylife.org/2007/01/10/566

我的相關原文:
http://irenegarden.blogspot.com/2007/01/blog-post_10.html#links

一起玩啊~ ^_^

可洛 said...

Sunny:
謝謝鼓勵呀!在寫更多的評論前,我首先要看更多電影。

irenegarden:
好久不見,一見就tag我。唔玩啦,最怕玩依家o野,而且這個更像廣告更一點。不如放到pixelbread.com去啦。

市井小man said...

我的畫?希望是開心,開心是希望。
我都在你的書《她》裡畫起圖來^_^
一定有機會與眾分享。

可洛 said...

在《她和他的盛夏》裡畫圖!?

cheerio said...

我沒有看這電影, 但我猜你的影評大概比電影好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