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January 2007

對話

Henri Matisse, The Conversation, 1909


收音機是一頭蜷伏的獸

低吟著節目主持人混濁的笑聲

吞噬他倆微小不足果腹的對話

睡床上嬌小的人形凹痕漸漸撫平

木門虛掩,影子的刀尖指向客廳中心

如日晷刻下他出門的時分

尋常日子他出門後總會回來,或遲或早

如今被掏空一半的房子隱隱作痛

鐵黑窗花自她的連身黑裙上叢生

把明媚的樓房和庭園攔在外面

她癱坐木椅上如亞述人的雕像

在藍色帷幕前遙看尼尼微的沒落

半張臉在晨光和微塵裡表情含糊

卻有孤寂在陰暗的半臉爬行

黑咖啡沿幼髮似的裂縫流入白瓷

冷色早餐和暖色果籃翻倒散亂

收音機繼續在沉默的客廳裡橫行

一個人的房子漸失溫度,時間流過

紋理是他離去時步向家門的多重身影

簡潔、純淨如梨子的輪廓


5 comments:

silverbell said...

很久沒有見你貼詩。
matisse 所用的綻藍很炫目。

可洛 said...

詩已經寫得少了,如果再不貼上來,就大件事。

市井小man said...

係呀!《在她和他的盛夏》第一個故事尾尾畫了一隻傳統的茶杯及一張相片,她是背向鏡頭的長髮少女.我嘗試把你筆下的文字畫畫,加些少想像力去抒發自己對故事的感覺,像讀後感,只是我不用文字表達它。有陣時用文字或者表情符號等等。(容我分享多左D) ^,^
就好似你對住Matisse寫起詩一樣姐.我未見過這張畫作,比較喜歡他畫有花有窗個一幅.

zeiling said...

最後一句,令我想起上周遇到的一句:

「秦皮飲片炮製過程中,*“洗淨,潤透”* 過程對香豆素類成分影響較大。」

yeah!

可洛 said...

市井小man:
你在書上畫畫的習慣幾好,有機會真要看看。

zeiling:
完全唔知你講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