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November 2006

心慰模擬

我認識可洛是因為在阿麥買到他的《幻聽樹》。書買回來就擱在一邊,三月的時候知道他要來中大主持文學月會,但那時莊務一堆,宿舍也有宿賽,緣慳一面。直到幾個月前把書拿出來讀,漸漸就有種要認識這個人的衝動,我在書上找到他的網址:sleepylok.com,覺得他會在什麼地方沿用這個稱號,於是就嘗試在MSN的連絡人搜尋,果然找到了他。

可洛寫東西,但很喜歡藝術,我們在MSN上常談到的是畫。我想在生日前出一本自己的書,簡簡單單地收錄自己寫的東西,做一個紀念,但對出版的事一竅不通,於是便問可洛,沒料到他會爽快地做我的顧問,給予我很多意見,還替我找來印刷廠的資料。某天我決定改變自己多年來的髮型,就想到去電髮前跟他見個面(擔心電髮後樣子很難看),他答應了,但一直夾不到時間,這樣半個月又過去了。

今天跟可洛約在沙田火車站
見面,他穿著綠色長袖襯衣,棕色直條子長褲,背著一個肩袋,手上拿著大大本的雜誌。原來那本是《Zip Homme》,封面是軟硬天師,他到銅鑼灣跟ZIP的舊同事午飯,順便取回這本書,聽說裡面有四個他寫的訪問呢,不知道是什麼呢?

他建議去喝咖啡,但我想起麥當勞有邪留丸公仔換,於是我們就到麥當勞去了,我買開心樂園餐換了一個彈吉他的邪留丸,可洛就幫我換來一個玩呼拉圈的電子蟲。兩個都很搞笑,聽見邪留丸會唱歌仔,簡直開心得想大叫起來。

不過原來可洛不開心,他說要化悲憤為食量。他失戀了,昨晚女朋友跟他提出分手。他昨晚還做噩夢,夢見電影院內女朋友背對著他,跟身旁一個不知是誰的人說話,完全漠視他的存在。我不知道他們之間的事,所以只問他一句:這是決定了的事嗎?他點點頭,說過一個月再打算,現在死纏爛打的話,連自己也會討厭自己。我們沒再待在這個話題上,東拉西扯地談起來,例如他教寫作班的苦與樂,社工系課程、兒時大大小小的趣事等等。最搞笑是他告訴我小時候曾替一條魚做心肺復蘇法,之後我們還玩了神奇貼紙機,只要把一張紙條從前面放進去,再在後面輕輕一拉,那紙條就會變成貼紙了,大特價$16一盒,好抵玩。

印象中可洛是個情緒異常平穩的人,不憤怒、不大笑、不悲慟,希望傷心的事快點過去,祝福他能找到快樂的神奇__機。



26 comments:

青定 said...

是...真的嗎?? @.@

市井小man said...

你以第三者的角色去說不開心的故事~,~
我都有結他的邪留丸,現在才知會唱歌.

上週買了你的書"她和他的盛夏"這事可令你開心一點嗎?

我看了你一句說話:我們生活在彼此的附近.../再無往來,還記得?
這話很貼近現在的生活狀態,悶人!

我又要趕設計功課了,你都努力啦!!

Anonymous said...

怪不得今天你顯得不高興,
跟以往演講的人不同,
失去一份朝氣。

要深信風雨過後必現陽天。

cherry said...

師兄加油呀﹗

Rainy said...

失戀?難過一會兒就好了。還記得暑假時,你如何「寸」我嗎?唔好俾我睇到你傷心過長!

邪留丸和電蟲,我早就換了。一睇就知佢會唱歌啦!

素雯 said...

有需要找我。我會陪你的。只坐在你身邊,不作一聲。

southpalace said...

遇可洛是因為詩的挪亞方舟。但那?現在已沒有人在了,我沒探聽到可洛的近況,只找到sleepylok.com。我去了sleepylok.com,遇到正在寫詩的可洛,他的詩依然感人,他說他把以前的詩結集了,那本詩集叫《幻聽樹》。

後來,我在阿麥書房買了《幻聽樹》。《幻聽樹》告訴我一些可洛的事情和感受,原來青春和愛情都會在燒焦的日子中蒸發,原來匙孔中會藏著悲傷和驚惶。

我與可洛師兄並不相熟,所以不能像他朋友一樣陪他,也不好意思在他情緒低落時說些甚麼。印象中可洛的確是個情緒異常平穩的人,不憤怒、不大笑、不悲慟,不過,比起安靜的可洛師兄,我寧可看到會笑會哭的他。

=============
附上一位詩人的詩作(我也相當喜歡那位詩人):

賣臉

傷痕,原來是一條長巷
破落戶的紙窗前,最後
一隻蟬都啞了
那不斷的
胡琴的悲絲,是用來
晾故衣的......

"賣臉啊,賣臉......"
黑衣人挑?簍子走過,吆喝
撞上簷頭,都碎成暮鴉
餘暉,刺眼了
紅杏一踰牆,就燒成了灰

"成灰,還是這一張臉"
那年輕的,無可理喻的哀愁
捧在手,竟再一次,烙了心
離異,就因我無情?
因你無義?
戀愛中的情義,有人說
只用來裝點節日
而背叛,在那一年
比煙花淒美

愛過了,才知道
愛,總在恨?寄生
感情的終結不是怨毒,是漠然

醒來了,才明白
再長的巷,再深的恨
都有個盡頭,盡頭處
燈籠點亮了夜,守靈的
讀?空白的紙錢

原來空明,就是我們的故事
原來褒與貶,都那樣虛無
我走過去,沒有驚動誰
拋不開的一張臉
生前,教我腸斷
如今,終於買回來了

==========

southpalace said...

"這時我們並肩而坐
沉重地凝視無話的天空
以靜來交談"

師兄請加油!

Anonymous said...

Support you Ar

Anonymous said...

我也支持你啊!
還是喜歡你寫點"生氣勃勃"的!

可洛 said...

一次過回十個留言。

靛呀靛:
真的。雖然像是小說般寫出來,但都是真的。

市井小man:
你買了《她和他的盛夏》,真叫人開心,讀完給我一點意見吧,謝謝。

P:
你是協和的學生嗎?謝謝留言。

Cherry:
我會的,你都一樣,俾心機工作。

Rainy:
你都幾記仇喎。

素雯:
謝謝你,明白晒。

southpalace:
好奇怪,你是誰呢?你引用的是誰的詩?另一段是改自〈奔馳〉吧?你又跟協和有關係嗎?

匿名者:
謝謝十卜。

M:
你好像不是第一次留言了,謝謝你,我遲些再寫些生氣勃勃的。

chunchun said...

我同你也不相熟,所以我不會陪你也不會寸你,不過可洛我想提你一樣野,你搞錯左啦,你細個同條魚做果d係「心鰓復蘇法」呀。

Anonymous said...

對呀^^
我相信若你的心情絕佳的話,
我們的講座會更添色彩。

Nicky said...

我沒工作了,可以找我開心開心,我全力十卜。我可以一次食 兩個 開心餐,分分鐘夠換晒成套邪留丸。

southpalace said...

......我的留言中是稱呼你做師兄吧= =""?
我是比你晚幾屆的中文系師妹:)不過我得承認有一次逼過你批改我的作文啦(那件事你應該忘了,而且也不值一記)

不過我滿喜歡看可洛師兄的詩:)謝謝你讓我重新看回詩集。

洛洛依 said...

可洛同學, 如果你喜歡聽意大利文, 我願意為你高聲朗讀一首意大利文的詩, 讓你高興幾分鐘!

Anonymous said...

送上遲來的慰問和祝福,支持你!

Anonymous said...

Keep 十卜 you, I really appreciate you works and determination to chase your dream

樂小姐 said...

可洛,讀你的詩我常得到安慰。加油,祝好!

可洛 said...

Chunchun:
你o岩,不過我冇同佢嘴對嘴就係。

P:
那真抱歉了,希望有機會再到你們的學校去。

Nicky:
咁不如你換齊一款,我地再約出黎啦,你就可以轉交俾我了,哈哈。

southpalace:
我真沒印象了(很善忘),如果你又寫了什麼,不妨send給我看吧。

洛洛依老師:
係唔係先!我未聽過意大利詩喎。

Coke:
謝謝安慰,我還好啦,不用擔心。

匿名者:
不知道你是誰,但也得謝謝你(一般的匿名者是攻擊狀態啊)。

樂小姐:
原來我成為治療系詩人了。

nan said...

可洛,傷心的事當然很快會過去啦!take care=)

Anonymous said...

遲來的打氣, 希望你能夠恢復心情, 過好今天, 再笑著迎接每一個明天!
加油呢~!

Candy(MSN中的糖)

Anonymous said...

好久不見,要保重哦。
all the best!

eileen. :)

said...

很久沒聯絡, 其實一直也有來, 只是沒留言。希望你一切安好。

可洛 said...

nan:
知道了,謝謝啊。

Candy、Eileen:
好久不見,你們忽然蒲頭,嚇得我,最近好嗎?

扔:
你留多D我就安好囉,呵。

萍凡人 said...

只是幾天沒來,就看見這麼多人留言,雖然我不認識你(不知網上認識算不算認識),但我愛看你寫的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