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November 2006

天星



  花苑的版畫和絲帶     在光海之上的鐘樓     詩人飲江在朗誦


天星碼頭最後運作的今日,我們聚在鐘樓下,以圖畫、音樂、新詩表達我們原地保存碼頭的心願。這個年代城市被視為一種商品,香港這品牌要維持優勢、挑戰世界級城市,同時又受到新興城市的威脅。當澳門古蹟列入世界遺產,當地政府以歷史與傳統作旅遊招徠,香港選擇壓倒性的經濟掛帥、創新棄舊,也不失為一種生存手段。

曾經替蘋果電腦、PlayStation等品牌打造形象的廣告人Adam Morgan告訴我們,要打造成功的品牌挑戰皇者地位(一如蘋果挑戰PC、PlayStation挑戰任天堂),品牌首先要「跟過去說再見」,擺脫既 有的營銷觀念、一反傳統,就像Swatch打破自身(瑞士錶)昂貴、穩重和精心打造的傳統,以反擊日本鐘錶的挑戰。

「跟過去說再見」後,品牌必須「建立燈塔識別」,意即清楚知道自己是一個怎樣的品牌、處於哪一行業,然後專注、密集地將這個性如燈塔的亮光捕捉消費者的眼睛,達致定位的目的。Starbucks清楚認識到自身的品牌魅力,必須透過顧客口耳相傳或親身體驗來確定,故此我們從來不見Starbucks的廣告,她省下廣告製作的錢來開設分店,以樹立更多招牌來邀請我們親身感受。

香港近年的定位不
是「動感之都」,而是投資勝地,本地股市新股集資額去年已經超越紐約交易所,今年預計將持續優勢,在這樣的定位下,香港是絕不容許任何事物妨礙經濟發展的。然而一個城市的複雜性遠超任何單一種商品,純粹的優越經濟環境無法全盤留住投資者,單是外國投資者不滿香港空氣質素,就表示他們心目中投資勝地的條件是龐雜和多元化的,拆卸天星碼頭(或任何一幢歷史建築)不單令本地失去地標和集體回憶,更失去向外推廣的優勢

想起一海之隔、擁有百多年歷史的梅窩更樓(當地人叫城堡),有時天真的想,如果天星只是個寂寂無聞的地方,如果位於偏僻之地,也許她就能逃過拆卸的命運。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我們只有
聚在鐘樓下,以吶喊、行動、藝術表達我們的心願。

3 comments:

曉洋 said...

thanks for your poem last saturday at the pier......=)

市井小Man said...

原來這裡也有天星的回憶...錯過了你們在那處對天星的深情表達~,~ 有冇重溫片段??
最初,常聽新聞報導會拆鐘樓,以為是尖沙咀那邊...若果尖沙咀也拆埋就,超離譜:( 其實是自己烏龍了. 唔...但我都有去探訪它,早前因顧娓三姊弟有個畫展在香港大會堂,看完後...行去碼頭,心裡突然有聲音說:是這個鐘樓呀!我才知道是它.這樣,我一路拿著相機,一路走入碼頭坐船,每次都會選擇坐船往尖沙咀而不坐MTR,不停拍,周圍拍.這次是我沒有刻意安排下在舊天星碼頭最後一次坐船啦!

可洛 said...

曉洋:
這是我應該做的。

市井小man:
沒有重溫片段啊。我從前下班若要到尖沙咀,我都會選擇坐小輪,不過我總是匆匆地趕船,從沒有停下細察碼頭的一景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