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November 2006

連零食也打擊我

一向跟零食絕緣,除了水果,家裡甚少出現正餐以外的食品。但最近,在毫無先兆下,走在街上的時候總有吃的衝動,細薯條、熱咖啡、巧克力,全部是熱量驚人的東西。這可能是自我壓抑反彈的結果,平日我會迴避這些高熱量食品,以及彷彿由化學物製成的零食(當然我明白一切事物都是化學元素構成),自我壓抑到達臨界點,反彈觸及生理需要,但心理仍未覺醒,於是有了表裡不一的行為。

但轉念間,更有可能的是,我不自覺地需要能量。

我無法清楚說出需要能量的原因,那或源自一種內心的恐懼或不安感。夜裡望出窗外,我會看到路旁的樹影構成一張鬼臉,有一段日子,在廚房望出窗外就會看到一張清晰的鬼臉,瞪著眼睛,裂口而笑,我明知是樹葉,佇足凝視,良久仍不減那鬼臉的具體和真實。今晚,我又發現最愛的鳳凰木在夜裡化成一個骷髏,並長有美杜莎的蛇髮。我幾次別過臉去,隔一段時間再重新審視,確實了的妖魔注定無法除滅。

我想我得搞清楚需要能量的原因,吃高熱量食品,無助我擺脫這些恐怖的想像,也無助我在工作、寫作、待人處事上有更好的表現,我相信這舉動是徒勞的,大概令我胖起來以外別無其他,那裡面一定有更深層的原因,
但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我應該肆意進食,還是時刻儆醒?可能,這不過是當下的妄念而已,我想跟垃圾擁抱,於是以進食垃圾食品表現這個內心願望(咖啡和巧克力有其高貴的形象,但不離垃圾本質),那是《體育時期》裡說「至少垃圾光明正大/至少垃圾實實在在」的類似的反嘲吧?是對自身的反動,像是內在的我要推翻外在的我那個狀況;而本我是庸俗又怕事,是擁抱垃圾也會快樂無比的傢伙。

家裡有朋友從台灣帶來的鳳梨酥,這時候一種無力的感覺又襲來。


15 comments:

寶齡頭 said...

很久沒有來訪,看完後,想有拍拍你膊頭的衝動!

zeiling said...

e-ai.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也親近垃圾食物。

寫得好啊。

可洛 said...

寶齡頭:
印象中沒見過你!謝謝留言。

zeiling:
語無倫次!

TSW:
唔要學你D衰o野 :)

花苑 said...

轉涼了咋

chunchu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chunchun said...

我都好想食。咖啡好好飲。

Anonymous said...

人體缺乏某一樣東西,便會自然向腦部發出訊息。不過,假如一向都不喜歡吃高熱量食物,或當這種感覺淡卻的時候,可能會感到內疚和不安...那時候,趕快去做運動,可以變得積極,也可以趕走不安的感覺。

市井小Man said...

同類.早前因要做設計功課,要去超市掃零食!
因為d同學說零食易做,叫我食幾款味道的薯片,食了成個星期...發燒~可惡9_9但有時工作關係要買d零食收買人心...

可洛 said...

花苑:
轉涼又轉熱,死得。

chunchun:
咖啡確係好好飲呀。

匿名者:
你這口吻似係心理醫生……

市井小man:
咁你有冇上癮呀?做好功課未呀?

市井小Man said...

上癮?你估毒品咩:)

D分數一般 :(

買左啦!好冒險買左..."黃禁禁"個本中華書局19/11/13:54,我週末會帶它落船繼續看^,^因船上無聊~

zeiling said...

忽然想起,某個夏天,你曾經喜歡(?)食方型雪條.

Nicky said...

一見到就想食零食,對我來說,是對自已平日一直要規規矩矩地做人的規範的一種反抗。日常的生活已經夠苦了,在可以吃的時候,為甚麼不做回自己,想吃甚麼就吃甚麼?
莫非想食條mega(or方形雪條都要得人批准?

可洛 said...

市井小Man:
食零食真係會上癮架。什麼是黃禁禁?

Zeiling:
有咁o既事?方形雪條?我只係記得自己愛吃gelato。

Nicky:
可能我唔覺得生活苦啦,你要食我梗唔會阻止你架!呵呵。

素雯 said...

愛上零食的 Loklok ,會否長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