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March 2006

時間

聽說英國人Robert Hooker發現彈簧的定性張力,把它傳入瑞士後,就成就了今日準確複雜的手錶技術。在此之前,他寄居在倫敦一位爵士家中做學徒。爵士是一個中國工藝迷,收藏了很多中國的陶瓷和文物,Hooker在這裡摸到了東漢張衡的渾天儀,這是一個用滴漏驅動齒輪的計時器。

從前中國人用滴壺計時,以滴水的力量打動轉葉,推動齒輪來記錄刻度。這種方法並不準確,夏天的時候,水蒸發得特別快,水滴的力量減少,齒輪轉慢,所以夏天的時間變慢了;相反,冬天的時間卻加快。這是一種多麼浪漫的時間觀念,尤其對於我這個戀棧夏天的人。小時候即使說易行難,但我也能說出如何善用夏日,現在的我實在說不上來了,每個季節都有遺憾,回望過去幾個月,總是發現自己又讓無數計時的水滴白白流去。


這是晚上一時十五分,每到這個時刻,時間彷彿慢了下來,卻又像一根將要燒盡的煙,街外燈紅色的街景就是明滅不定的煙頭;我愈來愈害怕睡覺,覺得一閉上眼睛,那煙就要熄滅。

2 comments:

Karden said...

這陣子的也害怕睡覺,(你看?這已是早上五點了!)覺得一閉上眼,什麼都沒有了。
前晚哭了很多,以為好返了。
之後早上7點才去睡,發夢又在哭,原來真的哭了出來,哭醒了,才9點早上,想死啊。

說笑吧,我指死。

lamkaho said...

hi, just passed by your blog, this article is a, um.....how to say, i mean, some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