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ugust 2009

隱藏,失語

我常常在家中,日常碰口碰面的就只有那幾個人。尤其是離開正職生活後,愈來愈少和朋友同事見面,朋友知道,我也明白,自己不是個容易相處的人。出來工作幾年,又不斷轉工,彼此的生活不同了,話題變少,也不過是藉口;一直以來,我都跟大家不對嘴形,他們沒有什麼不好,只是女人的事我不懂,手錶、汽車、睇波、做gym、動漫、相機等男人玩意,我也興趣缺缺。走在寫作和基督徒的路上愈久,人變得愈寂寞,寫作有寫作的群體,信仰有信仰的群體,但這些都並非興趣或玩意,更非大眾信念,有時想要分享,卻是有口難言,更怕一次又一次解釋自己在「做」什麼、「信」什麼。近年,成家立室的朋友漸多,他們談婚禮和湊仔經時,我只有在旁味如嚼蠟。每次朋友相約聚舊,或有什麼喜事碰面,我都有種無法投入的感覺,有時主動抽離,有時被逼旁觀,等到曲終人散,我會跟自己說,下次不要出來了,這是最後一次。可是下次,支吾間我還是應約,明明話不投機,彼此辛苦,但他們約我,我怎忍心拒絕?雖然不是生死之交,也不是知心密友,許多只是「天時地利」,被逼讀同一間學校,困在同一個工作間,度過人生不多的一兩年時光,但對這些朋友(或有人認為這樣算不上朋友),我還是無法忘記和放下,謝絕六親這樣的事我做不來,於是,注定在每次聚會期間隱藏,失語。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唯有講句鼓勵鼓勵

可洛 said...

多謝你無名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