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August 2009

收聲機

昨天去剪髮。

髮型師Odd說,頭髮長了,髮型都變了。我說,是的,三十天務必剪一次,否則就會很難看。對話無多,就在這兒停住。每次剪髮,或是每逢有認識的人在身邊,我總會在說話和沉默之間搖擺。面對熟悉的人,嫌話太多,不相熟的,又怕話少,落得一片尷尬的寂靜。但我也明白,與不相熟的人亂開話題,有時更叫人尷尬。於是,千百話題在腦海打轉,例如「這樣剪會不會好一點」、「怎麼今天不見你同事」、「這個洗髮的女孩第一次見」,但我還是沒開口,任話題像頭髮綹綹掉落。

人無話,剪刀的口則開合得更見規律,而收音機播放的,佔據著我們的耳朵。節目主持人從大象配義肢說起,談到時裝店售貨員素質,下一秒是賑災消息,再下一秒就是借貸廣告,穿插其中的,是各色各樣的流行歌。我不愛聽收音機,總覺得它像個精神分裂者,永遠在說話,而且喧鬧的時候更多。前一秒它訴說著天災的苦痛,下一秒它嬉笑怒罵,在無聊題目上大吹特吹;它唱悲情的歌,同時又唱搞怪惹笑的歌;它請專家學者痛斥社會之不義,但不忘鼓吹消費,大唱似是而非的思想,以精神分裂語言,餵養著現代人。

它不同於電視或網絡,我把音量調到最小,電視和網絡便離我暫遠,但零音量的收音機,無異於關掉的收音機,荒謬之處就在此,全部或零,沒有灰色地帶。

剪完髮去沖水,耳邊餘下流水的聲音,之後收音機在播什麼,已經追不上了。Odd幫我吹髮的時候,我又自自然然想到許多話題,例如他為什麼要染金髮,髮廊用的吹筒是什麼牌子等等,但怕話一出口,接不下去,所以我繼續沉默,將注意力都放在鏡子的倒影上。

付款時,謝謝,再見,簡單的兩句話。推開店門,收音機仍在說話,沒完沒了。我承認,自己是個多話的人,也許我的世界,需要的並非收音機,而是一個收聲機。

4 comments:

ChunChun said...

賑災的賑字打錯了

可洛 said...

Thank you呀!
最近我都睇錯晒D字。

ChunChun said...

你還是錯啊,你睇真的,是賑,不是賬啊

chun ning said...

收聲機, 有趣有趣

《我通我識》節目主持
http://lslu.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