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January 2009

2009年以一次跌傷開始,只怪我心裡為工作著急回家,追巴士時踢到什麼,整個人飛撲在地。外套擦破,新買的阿德《狂草集》和阿高《殺狗記》因甩手飛到老遠。左手肘、左腳膝蓋和右手都傷了,右手傷得最重,不似人形。車站無人理會我,車長在巴士甚至沒瞟我一眼。上到巴士,右手已是血跡斑駁,我用紙巾輕按著它,穿過獅子山隧道和黑夜,在寒風裡感受加倍的刺痛。那刻,我感到非常虛弱,不禁事先想像清洗傷口和洗澡時的劇痛;而痛,是你想就會來臨的,如是極端的想法只會把痛預演一次,到真正清洗傷口和洗澡時,正式上演。


13 comments:

ChunChun said...

嘩,你都跌得幾勁吓喎,有冇打破傷風針呀?香港人就係咁冇人情味架啦,有次我響日x城砸親隻腳趾尾流咗好多血,都冇人理我呀!

V said...

Pénible dans mon coeur...

silverbell said...

嘩!睇到你個傷勢,都不用問:你無事丫嘛?
無睇原文,我以為係「追魔人」(之類既戲)劇照。你打唔打到字? 文人最緊要雙手喎! 我自已真係無諗過如遇呢種事我會唔理掉頭走,呢d係基本教育之嘛! 但好多人會如遇鬼,當睇唔到!令人氣憤。

祝 出入平安,左腳唔好伴到右腳。

Anonymous said...

經常追看你的文字,就算出差了也會閒來看看; 手上那傷在靜態的照片裡顯得格外令人心寒,途人車長沒半句安慰是可以理解的,香港從來不是個熱情都市;不過素未謀面如我希望你早日康復。

said...

下回小心喲。

Y. Zaphiel said...

嘿..
我今天都"仆街"
成個人跣了在石屎地上.
好彩, 無事
只係平底鞋.
你小心d啦.

Anonymous said...

竟沒有人理會你
倒讓我覺得"香港人"冷心
咁樣都不去醫院

保重保重囉~~~

PUI KIT

可洛 said...

多謝各位問候,今日冇咁傷啦。香港人是這樣的,包括我自己。你地都要減慢步伐,行咁快,何必呢。

細細 said...

嘩﹗﹗﹗
求主耶穌親自醫治你﹗

Winsome said...

take care my dear!

Tra c y. said...

Take Care ah~
Hope you will get well soon :)

可洛 said...

受傷後第十天,傷口慢慢好了,不過還要一點時間。謝謝啊細細、Winsome和Tracy啊!

nicky said...

連外套都擦破,跌得太厲害了...
現已半個月,好了不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