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January 2009

隱喻

二零零九年的頭幾天,大圍鐵路站上蓋的樓宇火速冒起,把背後的山都完全遮蓋了。我們吃了一頓露天午餐,風和日麗,你用相機亂拍一通,而我只拍了這一張,椅背和水杯中間,隔著的太陽傘,不知隱喻什麼。下午三點,天色已經像是黃昏了,我們在鐵路站和車公廟一帶散步,認不得這個地方,單車公園和水上樂園儘管已清拆多年,但它們的影子仍舊豎立在傾斜的陽光裡。除此之外,其他事物我都感到陌生,這是二零零九年頭,我知道許多的轉變將接踵而來。


1 comment:

maizelai said...

可洛:
哇...一定好痛喇...祝你早日康復!
好久好久沒有留言喇~ 唔知你仲記唔記得我呢?
小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