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June 2008

因為暴雨

因為持續的暴雨,每晚都有被雷雨吵醒的時候,不用張開眼睛,在清醒與夢境之間,世界變得一片迷濛,彷彿溶化剝落了,然後一切是虛空。

因為暴雨,我和爸同一張傘下,各自濕了半邊肩膀。我感到與夏天不相襯的涼意,與爸爸忽然變得親近,即使只有短短數分鐘的路程。

因為暴雨,我們都失去逛街的興致,躲在旺角的樓上書店裡,文星將要搬遷了,在書堆中我聽到空調被雨水敲打的滴答聲,潮濕的天氣叫書都彷彿要滲出水來。

因為暴雨,我們都等待,有時顯得不耐煩。

因為暴雨,完全不想出門,要趕稿卻也提不起勁。窩在沙發上看書,總叫我想起那些遙遠的夏午,雨季過後,陽光在地底和牆壁上映出梯形的閃亮,天氣悶熱得讓人發呆,但正好孵化出投入書海的情緒。那真是妙不可言的日子,只有看書和沉思,疲憊的時候閉起眼睛,不期然地沉沉睡去。現在我從書本裡抬起頭,天色仍昏暗得有如蒙灰的窗簾,世界在微雨和黑雨間搖擺。

1 comment:

silverbell said...

我也曾跟爸爸有過曾經數分鐘路程的親蜜,在大雨下,兩人同用一把傘,惟一一次被他緊緊抱著,記得他半邊肩膀都濕了,他抱著我的力度,之前不曾出現,但永遠都令我記著。

一把傘的確可以將陌生變為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