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June 2008

如果我手上的不是《月台》,是投資筆記

在地鐵上,我翻開《月台》,雖然身為編委之一,但由於分工的關係,有些文章還沒仔細讀過。我讀著麥樹堅的〈本屋之體驗〉,有關他對日本書店的鍾愛,還有裡面許多不為人知的細節。坐在我身旁的男人,專注地讀著投資筆記,關於股市圖表的技術分析。我忽然想,如果我們交換手上的讀物,接下來會怎樣呢?我自以為是的金融投資免疫力會因此退燒嗎?有些人,右腦創作,左腦投資,如魚得水,而我卻沒有這種能耐,有時電視每日不斷轟炸的「交易現場」,會將我逼瘋。有時我會樂於享受單純頭腦帶來的平靜,投資市場對我來說是一首過於晦澀的詩,她的術語我只能究其表面,再深入下去便是旋渦似的無從理解的夢。

那個夢的盡頭,沒有人知道,它會如黑洞擁有另一端嗎?那另一端的他又會怎樣呢?他會因為《月台》裡的作品,記起昔時的夢想嗎?抑或他心底裡不再作夢的部分會被喚醒。還是對他來說,那些文字都不過是陌生的術語?然後因著這份雜誌,他將要做一個困惑的夢,像掉落旋渦之中,直沉下去。事實也可能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壞,他也許會讀幾篇名字或題材吸引他的作品,並樂在其中,就像他在投資筆記以外,還愛翻翻《e-zone》、《車主》、《HIM》或《新假期》,尋找一小段忘卻自己的時光。

投機的社會風氣,真的與緩慢的文學手工藝對立嗎?還是我們每個人都曾經握過一本《月台》,曾經耐心細讀他人的心靈剪影,然後某天我們手上的讀物都換了投資筆記,而這是一個過程或人生必然的階段?融入投資或其他的整體社會浪潮裡,就必然是夢想的失落,而不可以是屬於夢想的果實嗎?但願《月台》喚回他昔時的夢想,但如果這個夢想從來沒有在他的心坎裡出現,我便沒有強加予他的權利,他的夢想已經茁壯了,甚至結為豐滿的果實,然後枯萎,而這,也將是我夢想的終局。

6 comments:

Nicole said...

好耐冇上黎玩啦!
你就好啦, 有得睇交易現場!
羨慕~

Anonymous said...

沉進投資的人的頭腦才單純,數字計算奮鬥幾次誰都上手。
求尋文學的人的頭腦才深邃,以文字限定生命經驗:血肉的佐證。

Nan said...

喜歡在夜裡來看你寫的文章

嘻,你最近都好嗎?

市井小man said...

你好嗎?
我已有幾期冇支持了,終於在沙田買到月台:)

詩緣隨夢 said...

金融投資和文學都是我最喜歡的東西

研究一下保加力通道和品嚐你的詩,都是很寫意的,呵呵

可洛 said...

Nicole,
好悶架交易現場

Nan,
我很好,謝謝來訪!

man,
沙田方便你吧,請多多支持啊!

詩緣隨夢,
死啦,什麼是保加力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