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April 2008

科學與文學

完成《女媧之門2》初稿後,我忽然多出許多時間,整個晚上除了讀書,便不知可做什麼,有種空虛、寂寞的感覺。第三集的意念仍屬初步,未能動筆,而且一個重要的問題湧現了,「究竟女媧之門從何而來」,這說來還真荒謬,都寫到第三集了,竟不知小說裡這個關鍵物的來歷,其實我從前有一個想法,但這兩天卻發現它必須修正過來,為了讓小說盛載更豐富的含意。這種未知說到底也是寫小說的樂趣之一。

除了《女媧之門》,我還得清理若干稿債,加上寫作班和幾個講座,令四月不期然變成peak season。不過忙總比閒的好,讓意念能夠有足夠時間沈澱,腦筋也有機會喘息。最近讀《追憶似水年華》第一卷,又讀關於量子物理的科普書,左右腦彷彿同時遭遇電殛,感到相當震撼,我不禁為文學和科學而動容。我一直相信,文學作為藝術的一種,與科學均是世界向前進步的兩股強大推力,在H·G·威爾斯、卡爾維諾和克拉克等筆下的小說,都不難看出科學與文學並行不悖的精神,科學追求最終而準確的答案,將萬物歸結為一;而文學和藝術則為我們展現一個充滿各種可能的宇宙,以致人類的內心,沒有什麼比這兩者更能開我們眼界,並賦予我們一種全維度的存在感。

3 comments:

J.L. said...

+油a,等你本新書a.....悶的話看看席尼(sidney sheldon)的書吧....889 9047中文, F SHE英文, 佈局得很好o....;)

煎魚 said...

可洛,

我在看鋼之鍊金術師發覺「門」可以是一個意義深遠東西.「女媧之門」的來歷可不要使讀者失望啊

一個很想很想看女媧之門但又苦無時間但視之為必看書的小小小讀者

煎魚上

夏原 said...

我都有睇量子物理的書(最近的事)

發現其實都幾神奇的東西。


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