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October 2007

秘密和荒謬的陽光

這電影給我的震撼,比想像中的還要大。這個關於人生和信仰的故事,不關乎基督教,但也不能說沒有對這宗教的反思,尤其在南韓這個40%人口是基督徒的國家。可以說導演對基督教和上帝的看法,立場是中立的,但也不難發現,電影中的基督徒如斯呆板、平面、缺乏個性,他們唱聖詩,跟婦女們唱卡拉OK的神態沒有二樣。但論主題層次、探討深度和電影技巧,香港福音電影比較起來就是低B,這是我們要正視的問題。

首先,我們要認清,導演要說的,
並非發生在某人物身上的獨特故事,它是普遍性的。女主角李申愛到密陽的第一天,金先生為她介紹這個地方,密陽是個人口逐漸減少的小鎮、風景不錯,有些什麼名勝等等。然而後來李申愛的弟弟到訪時,問同樣的問題,金先生卻回答說:密陽還不是個同樣的地方,有著同樣的人。無論電影關心人性、信仰或上帝,這都是給每個人的命題。

對基督徒來說,大概會這樣理解:李申愛懷著亡夫之痛,帶兒子回到丈夫的家鄉定居,就像我們沉淪在憂傷裡的自虐行為。為了得到當地人的注意和包容,她辦了鋼琴學校,也四處放風聲,告訴大家要買地投資,卻沒想到引來校巴司機綁架兒子,兒子死去,綁匪被捕,她懷著更大的傷痛和對世事的迷惑,在祈禱會中接受了基督教信仰。藉著神的愛,她得著平安和喜樂,更融入當地教會,積極事奉,但偶爾獨處時仍感傷痛。後來她本著基督寬恕仇敵的教誨,決定到監獄探望綁匪,寬恕他並宣揚神的大愛。沒想到綁匪在監獄中已接受了耶穌,神已赦免他的罪,這刻,她無法接受,為何自己受了這麼大的創傷,在還沒寬恕這罪人之前,神已首先赦免他,她崩潰了。自始她離開教會、破壞教會、傷害自己和弟兄姐妹,繼而自殺,被關進精神病院,康復以後,她跟上帝決裂了,又回到密陽尋常的生活裡去。人沒有赦罪的權柄,只有神可以,她經歷這一切都是神的旨意,縱使依循神的旨意而活,有時是挺難的。但上帝沒有離棄她,金先生不離不棄的愛,以男性出現的愛,明知李申愛不喜歡自己這類型但仍時刻守在她身邊的愛,不是象徵著上帝的眷顧嗎?

然而……

無疑李申愛做了蠢事,假裝投資買地的舉動引來綁匪的注意,但如果依電影裡說,在一柱陽光裡也有神的旨意,那就不難解釋她兒子怎麼會失去性命了;凡事都在神的掌管中;我們不能成聖,即使連寬恕一個人也做不到,恨誰、饒恕誰,都是神的旨意,愛誰、不愛誰,都不是自己選擇的,是這樣嗎?我大半個下午就這樣坐在窗前去想,我拒絕相信偶然,不能接受沒有主宰、我們不過是偶然的產物,這樣我們活著就沒有意義,
一切都是虛無。但如果凡事都是神的旨意,我們無從選擇,明知依循神的旨意而活是難的,仍逆來順受,即使離棄他、反抗他,他都在我們沒有在意的角落灑下陽光(電影最後一幕)所有的選擇都不出於自己(包括有些人可笑的說法:是人選擇宗教,不是宗教選擇了人),那就是意義嗎?人的價值到底在哪裡呢?我想到這就不敢再想了,想下去也是虛無。

然後,我作了禱告。

當質疑他的時候,
也只有透過禱告來尋求答案,不是荒謬嗎?

延伸閱讀:密陽,就是秘密的光


4 comments:

市井小man said...

不是呀。上帝就是喜歡我們的尋問。上帝喜愛大衛便是他常這樣做。
故事不直接說教,這會令信和不信的人從女主角的經歷裡知道人原諒的限度,與上帝無限寬恕的不同。

鄭政恆 said...

我也寫了。

小嵐 said...

你尾三那段說的,正是我一直在想的問題啊!

而更吊詭的是,神總想我們看自己看得合乎中道,但那中道到底是什麼?

Anonymous said...

這幾年來我也在信仰中找答案,因為一時低谷所以跟朋友回教會尋求答案,但是反而更痛苦,也許我去的教會太大,太公式化,但是如你的電影感想一樣,除了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很重要,在求問的過程更要細心留意身邊的事,很多非基督徒都說基督徒是精神病人,因為覺得他們自欺,如果你是基督徒,那最好搞清楚你相信的是什麼,基督徒們自己本身也會各執一詞,上帝做人每個都唔同,只要無犯罪,那在主內找尋你的快樂就好。

原來密陽的故事是這樣複雜,那不看也罷,雖然超愛女主角,可是人長大了負擔愈少愈好,我有大學教授說千萬不要問上帝為什麼,因為痛苦,我倒覺得反正我們都不會明白,問來幹啥?與其問,不如走,走著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