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October 2007

虛弱

這星期,我一直想在這裡寫點什麼,彷彿不寫下來,就會漸漸將之忘卻,但我很累,這星期,即使快樂的事情接踵而來,還是虛弱。像果核壞了,其餘的皮肉,都無可避免地回應這種腐敗,回應這種無力,虛弱。

使人充實的事物,永遠不從外面來,包括我們坐船看到的景色、豐富的晚飯、一兩齣電影、虛名、獎金、紅酒,一枝煙或一首歌。虛弱如此實在,它不是一種感覺,不是情緒,是生活的核,是一段未知的距離、是一個人、是說出口後無法收回的話,是未知。

是一種與小說世界接軌的狀態,虛弱,因而變得敏感、荒謬、細微、憐憫和刻薄。

3 comments:

carolomo said...

嗯 這陣子 我也是這樣

阿丁 said...

可洛,有時候,太過真實的世界,叫人反而懷疑那是無從觸摸的虛擬;根本虛擬的處境,又會讓人覺得那才是我們想要的真實.
虛弱,也許只是這星期的感覺.
下星期呢?
這時候,我在看你的稿,看好之後,給你意見:)

可洛 said...

carolomo:
好一陣而已,轉眼就好。

阿丁:
謝謝留言。
你怎麼在看我的稿啊?什麼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