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February 2007

南丫島日行















從榕樹灣到索罟灣的路絲毫沒變,途中我們又在南島書蟲歇腳,你記得那窗邊的座位嗎?大葉的盆栽長高了,今天那裡坐了一對外籍夫婦,他們點了你曾吃過的蛋糕。有個健談的女侍應跟我們聊天,她很欣賞花苑做的桂花糕,我跟你來的時候沒見過她。

洪聖爺灣遊人很多,今日我們再沒有踏足沙灘,也沒走到岩石上看海,走上登山的石路時,我回頭一看發電廠,從前覺得它是一堆鐵筋和水泥,但今日我看它就像這個綠島的展伸,時間把什麼改變了嗎?

跟你遠足的日子時值仲夏,環山而建的磚頭路烙下我們又短又深的影子。
今日天氣要清涼得多,我們在觀景亭外合照時,刮起了風,但還是吹不散遠方的濃霧,水平線隱沒的地方。

我走進了
索罟灣的天后宮裡,看見那白龍皇魚的標本,跟你來的時候好像還沒有這個,我知道牠本來就是長得一身雪白的,但那刻我總覺得牠可能是在某個時刻開始,漸漸褪色,最後成了今日的樣子,走出天后宮時黃昏就來了,我更加感受到時間的流逝。

找尋賣椰撻的婆婆不果,我們在碼頭小坐片刻,她彈走手上燒到盡頭的香煙,煙灰在夕陽下亂飛,閃起僅餘的火光,交織出一張橙紅的網,但注定什麼也網不住,太陽終於沉落了。


6 comments:

zeiling said...

其實我未去過南丫島。

karden said...

喜歡這一篇

Sunny said...

「洪聖爺灣遊人很多」,我是其中之一。

silverbelll said...

抱著再有機會跟他/她來一次的心態。

祝新年如意。

可洛 said...

zeiling:
唔好成日掛住shopping,去行下啦。

Karden:
難得你喜歡,謝謝。

Sunny:
係喎,點少得你?

Silverbell:
新年快樂呀!回憶歸回憶,大概還是得向前看。

Mira said...

感覺到你淡淡而冷靜的思念,我是否應該跟你說一聲「振作」呢?
無論發生了甚麼,人生還是要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