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February 2007

《落葉歸根》-靜止的公路電影

《落葉歸根》是近期看到最有笑有淚的電影,五十多歲的老趙南下到深圳打工,卻因好友老劉死在工地上,因著鄉下習俗,決定把他的屍首帶回重慶安葬,免他化為孤魂野鬼。整段旅程以荒謬和笑料包裝起來,例如遇上「假公義」的路匪、把老劉套進大貨車的車軑,邊滾邊走、還有被黑店「老屈」等情節,都為艱辛的路途帶來一些輕鬆的時刻。

我向來喜歡公路電影,所謂公路電影,一般是指場景發生在路上,主角從現實生活裡逃離與逸出,在路上常見的場景(例如車站、小鎮、加油站、荒村小屋、小餐飲店)遇上不同的人物,藉著離開現實無奈世界,主角最終獲得救贖,或經歷生命裡根本的轉變(我們想起《哲古華拉少年日記》)。「尋找」是公路電影常見的主題,例如《遇上1967的女神》,日藉少年在澳洲遇上失明少女,「盲中中」跟著她穿州過省,後來才知道少女要尋找父親報仇。《落葉歸根》也不例外,老趙千山萬水為老劉尋找故鄉,同時在路上尋覓自己的歸宿。電影中教我印象深刻的一幕,是老趙發現老劉留下的都是偽鈔,自己身上又無錢,心想回鄉無望,決定將自己跟老劉一起葬在叢林裡。自殺不遂的他被一家三口救起,妻子是個被火燒掉半張臉的女人,這家人為了遠離世人的目光,選擇養蜂這個「生人勿近」的行業,從此住在流動屋裡,四處飄泊。

儘管
《落葉歸根》有著典型公路電影的元素,然而它卻有十分獨特的地方。巴西電影《中央車站》也是一齣公路電影,在車站替人寫信的朵拉,是一名騙子,總是把客人的書信收起來,從不代寄。但當她遇到失去母親的小孩約書亞,卻不忍心離棄他,決心帶他上路尋找父親,二人逐漸建立深厚感情,朵拉也變成願意付出真心的人「轉變」是公路電影相當重要的命題,可是在《落葉歸根》裡,兩位主人翁在旅程上卻沒有類似的轉變,由頭到尾維持原來的狀況,就像一齣靜止的公路電影。其中老趙性格善良、耿直,電影沒有詳細交代他的背景,只知道是個未婚、在工廠打工的五十多歲男人。由始至終他都抱著相同信念,不怕艱難地帶老劉返回家鄉,後來遇上一個願意跟他一起生活的女人,答應等他,他想到自己可以成家立室了,內心才有種踏實的轉變,飄泊為快樂的事,在貨車上唱起歌來,可是電影沒有交代二人的結局,到最後這轉變在電影中還是沒有真正的落實。比起老趙,老劉的角色更是明顯,「他」從一開始就是一具死屍,除了屍臭愈來愈強烈外,就沒有別的轉變。電影末尾,老趙還是沒有辦法,迫不得已把「他」火葬,老劉就化成一堆灰,這是「他」唯一的變化,但這裡要帶出的是:國家的規定,一種違背中國傳統習俗:「入土為安」的邏輯。

《落葉歸根》這獨特的地方,可以跟電影主題作一呼應,我們發現人物的恆態,但同時發現土地的轉變。除了路上景物不斷交替外,最明顯的莫過於電影末尾,老趙發現老劉的故鄉早已荒蕪,不遠處是因三峽工程,水位不斷上升的河川,這故鄉即將會被淹沒,老劉的家人也搬走了。中國人的觀念,落葉歸根、入土為安,以家為本等等,在現代化的進程中原來轉變甚少,但家和國卻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活在當中的人,究竟是要像老趙一樣堅持故有的信念,還是要順著大勢適時而變呢?老劉被火化了,電影的結局彷彿透露一份無奈,但同時又無法割裂那根深柢固的過去,劉趙抱著骨灰瓶,跟開車載他上路的警察望了河川一眼,又從新上路,找尋老劉的家人。

看完《落葉歸根》,我就想起一齣十分喜歡的美國電影《路彎路直》The Straight Story,老人獨自駛著剷草車穿州過省,探望中風哥哥的故事,每次重看都有哭的衝動。


2 comments:

佩結 said...

後數第二段尾五行第五個字, 應該是按錯字喔

我前晚睡前看了《雲水謠》,為片中的主人翁的人生故事產生的情感牽動久久不去,為此而失眠, 這部電影也不錯,沒有文藝片慣有的冗長......

《落葉歸根》找個時間要看一看.

你文中另說到的那幾部電影也是我看後算是深刻電影之一

《暖》,《那山那人那狗》,《背著爸爸上學去》,《其後》,《望鄉》等這幾部電影我都非常窩心,你有沒有看過?

可洛 said...

佩結:
錯字改了,謝謝你。我未看《雲水謠》,看來不錯啊,找時間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