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September 2006

夢十年

那是十年前的謝師宴。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的謝師活動,以自助餐的形式進行,氣氛過於莊重。 我根本不會穿衣服,跟兩個同學姍姍來遲,甫踏入大廳,已感到自己跟環境格格不入,一夜尷尬,彷彿是我們的背景音樂。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晚上的事,不過如醉眼看到的光影,所有細節都想不起來,只記得我和你站在同一張放滿食物的桌子前,我打開話匣子,卻遭冷落。在那之前的幾天,我們還是劇社的伙伴,我無法理解這樣的落差,於是幾乎沒有不捨地提早離場。

最近,我兩次夢到大型活動的情景,有一個好像是藝術展覽。我們在畫廊上相遇,我跟著你的步伐,走過幾幅裝掛在透明牆壁上的畫。夢醒以前,我們都沒有談過一句話,你只微笑,彷彿在說:好久不見了。安靜的場景,貼近從前我們相對時的景況。那段日子,我們重新認識,可是愛你的話畢竟太早說出口,你常早有防範地,以沉默和領先的腳步來迴避。我對愛情的幻想,在這以後劃上句號,而那時候我還未戀愛過。

十年後的今日,我想,我已把你視作親人。愛過的人,不論是否走在一起,都變成自己的親人,那有多好。在一些意想不到的時刻,自夢中回來,提醒你從前對某些事情的憧憬和執著。


5 comments:

Silverbell said...

能把昔日最親蜜最了解你心的人看待成為親人,是這生的幸運,能共行,縱使不是一世,亦很難得。

可洛 said...

Silverbell:
這不過是我單方面的,如果雙方面也能做得則是最幸福不過了。

Rainy said...

+__+

Silverbell said...

單方面當然是不能構成幸福論,但你有這個想法,你真的好豁達,要知道,那是需要經過好耐好耐好耐的消化和體諒才能把這份感覺升華的...真的要為之鼓掌。

可洛 said...

Silverbell:
這就需要十年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