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September 2006

從作文到寫作

近年每次到中學教寫作班,跟老師談及寫作班的課程大綱、上課模式時,我都不期然想起《從作文到寫作》。這本書由胡燕青和她的學生主編,胡燕青本身是香港浸會大學語文中心助理教授,同時也是一位出色的作家,多年從事散文、新詩和兒童文學創作。《從作文到寫作》收錄了她任教的寫作班上,十多位學生的作業,每人三篇。這三篇功課是同學的一個成長歷程,你會發現每篇作品的差異,有時同學一篇比一篇進步,叫人欣喜;有時同學在課上學會新的寫作技巧,但未能充分掌握,結果第二篇功課比第一篇寫得更差;更有同學在課堂上擴大了眼界,大著膽子寫下人生第一首新詩;儘管這些作品都難免稚嫩,但忠於自我,勇氣可嘉。在寫作班上,同學們不單提升了寫作技巧,更學會面對自己和世事,在作品上呈現世界真實的一面,不管美好或殘酷。

從作文到寫作,是層次的躍升,如果問我作文和寫作的分別,作文是一份被指派的作業,存在題目、體裁、字數和死線等限制,作文的人匆匆而寫、小心翼翼,難免懷著求分數的心情,因為害怕出錯而不敢越軌;而寫作則無關作業,是一種態度,緩慢流動,出於自願,自由無束,寫作的人大膽又細微,追求突破多於認同。從作文到寫作,當中的改變不止於理論和技巧,而是人的根本改變。

我想這也是生活和生命的差別。生活受制於日常環境,每天像被縮短成晚間電視劇,我們匆忙地過活,討好別人,如小孩一樣怕犯錯被責罰,不斷重覆;生命卻是細水長流,只要我們沒因生活的淺窄遺忘這片大好風景,未來空白的光陰,這刻仍是文章未完成的段落,究竟是追求突破還是認同,有待大膽又細微的我們來填寫。

(原載於《時代論壇》周報)

8 comments:

Rainy said...

想寫出好的作品真的談何容易?
只是那天師友聚,劉楚華跟我說:只要寫下來就已經很好,想得太多反而拖慢了寫作的動力。

驚 said...

to 樓上
咦,劉楚華係你同學黎ga?

chunchun said...

可洛︰
咦,《時代論壇》?一個久違了的名字,你有在那裡發表文章嗎?
謝謝你提醒了我這個週報。

Rainy said...

sorry,是劉楚華老師!打少了兩個字

可洛 said...

Rainy:
寫下去是基本吧,像牛要把草反芻四次。

驚:
我都好驚!

chunchun:
我在那邊出過詩和書評啦。

said...

我發覺我倒是由寫作倒退成作文了……

可洛 said...

G:
俾心機!我返o黎觀塘打救你啦!
自身難保……

wy said...

所以掌握生活的人多,了解生命的人卻少吧?
在這匆忙的社會上,要記得細水長流實在不易